頂點小說 > 經濟大清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大額貸款

第六百三十三章 大額貸款

  出乎胤祚意料的,張廷玉認為現在齊齊哈爾最缺的銀子。

  “此話怎講?”胤祚問道。

  張廷玉笑了笑:“鋼鐵不足,多造高爐便是;煤炭不足,新挖礦坑便可。齊齊哈爾因高爐有限,這才限制了產量;而鶴崗煤礦埋藏淺,易于開采,新礦洞也可以省去許多提拉、排水、運輸的工作。這兩條雖只是治標不治本,但應付過火器廠的這一批訂單,倒是足夠了。只不過……”

  “只不過缺銀子是吧?還缺多少?”

  張廷玉拱手道:“下官估算了下,缺十萬兩上下。”

  胤祚心里默默算了筆賬,火器廠需要兩百萬兩白銀,巴海征兵大約要個三十萬兩白銀,而擴大煤鐵產能,又需要十萬兩白銀。

  加起來總共需要二百四十萬兩。

  不過當時火器廠的槍炮報價,是含原材料費用的,若是胤祚直接讓鶴崗給火器廠提供煤鐵。

  按照市價估算,火器廠那邊大致會降一百萬兩銀子的花費。

  這樣林林總總算下來,現在的缺口就是一百萬兩銀子。

  “我明白了。”胤祚點頭道,“最多十天后,我給你十萬兩銀票。”

  張廷玉起身拱手道:“既然如此,下官也可以向王爺保證,新年之前,絕不拖欠火器廠一擔煤鐵。”

  說完,張廷玉便向胤祚告退,他現在是鶴崗縣丞,要趕快回任上了。

  出門前,胤祚叫住了他。

  “王爺還有吩咐?”

  “衡臣,你有心了。”胤祚感謝道。

  “王爺說哪里話,這都是廷玉分內之事罷了。”張廷玉笑著拱手行禮,而后挑開門簾,朝戶外的風月中去了。

  胤祚心里知道,張廷玉這是在主動替他分憂,將提高煤鐵產能的重擔攬在自己身上,好讓他能休息下來。

  可惜他現在還閑不下來,張廷玉走后,他在桌上鋪了張信紙,提筆給銀行大掌柜云婉兒寫信。

  這一百兩銀子的問題,最終還是要靠兩行來解決。

  半個時辰后,胤祚放下筆,檢查自己的信件,這是一份貸款申請。

  其中把銀子的金額,還款計劃,銀兩用途,抵押物清單等都列式的明明白白。

  他雖說是銀行的大股東,但胤祚深知企業內控制度的重要性,絕不可以因占股多,就大開方便之門,至少,不能給后人樹立這么一個榜樣。

  檢查無誤后,胤祚叫人將信送到保定銀行總部。

  因為北京被封閉,銀行總部暫時搬到了保定。

  黑羽白羽雖然都在胤祚處,但這兩只海東青還只能做到給胤祚夫妻傳信,它倆也沒裝著雷達,不可能像快遞一樣,想去哪就去哪。

  事實上,作為猛禽的海東青,都是用于捕獵的。

  黑羽白羽平時只負責送信和賣萌,已是有些跑偏了。

  寫完貸款申請后,胤祚總算是暫時無事了,稍稍松了口氣,頓時覺得頭重腳輕,一股困意涌了上來。

  胤祚拿起一份府庫的報表,看著看著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等他再醒來,外面已是漆黑一片,還能聽到呼嘯尖銳的風聲。

  胤祚起來活動下僵硬的身體,并問面前的一個同知道:“現在是什么時辰了?”

  “回王爺,現在是子時三刻了。”那同知起身答道。

  胤祚點點頭,走到門口,掀開簾子,頓時一股狂風吹來,把身上的熱氣全都吹走。

  屋外的積雪已沒過小腿,細碎的雪花將狂風染成了白色,屋外顯得霧蒙蒙的。

  這就是關外人談之色變的白毛風。

  胤祚在漠北時見過這種天氣,冰冷的白色地獄,能奪走世間的一切熱量,當時給他傳旨的信使,就凍死在了白毛風中。

  雖說齊齊哈爾的白毛風要比草原上的弱的多,但出現白毛風也不是什么好兆頭。

  胤祚掀開簾子,本來是想回房休息一下,但看到外面的白毛風,他又停住了腳步,想了想將棉簾子放下,又回到房中。

  他坐回桌前,又寫了份貸款申請,這次的他的貸款額度是五十萬兩。

  這是為應對天災及各種突發事件的儲備銀。

  譬如這次白毛風一刮,不知要凍死多少人,官府要及時賑災才行。

  寫完信件后,胤祚又叫人將信送出。

  雖然現在吹著白毛風,但銀子一刻也耽誤不得,只能讓信使穿的厚些了。

  這些事情折騰完,已到了卯時了,這是府衙官吏上班的時辰。

  風雪已減弱不少,盡管還是漆黑一片,但府衙外已經響起了小吏們點卯的聲音。

  胤祚干脆就在椅子上假寐。

  不知過了多久,偏廳的簾子被人掀開,一股寒風灌了進來,帶走了好不容易積攢下的一點熱氣。

  胤祚睜開眼睛,只見周家麟走了進來。

  “王爺……”周家麟一見胤祚,頓時有些急了,想勸說胤祚注意休息。

  卻被胤祚打斷道:“昨晚上刮白毛風了,你可知道?”

  周家麟一愣,而后拱手道:“回殿下,下官這就派人去統計受災情況。”

  胤祚囑咐道:“雖然我這幾天狠抓軍事,但轄區內政也絕不能亂,賑災救災之事就全權交給你了。”

  周家麟拱手領命。

  小半個時辰后,齊齊哈爾的小吏如蜜蜂離朝一般涌向轄區的各處。

  ……

  就在齊齊哈爾賑災之時。

  齊齊哈爾以北,寧年縣,一個運金的隊伍正冒著風雪緩緩前行。

  隊伍總共八輛馬車,每車上都摞四五口大箱子,用繩子緊緊綁在一起,在雪地上留下深深的車轍。

  馬車邊是五十余穿八旗棉甲的騎兵。

  這些人運送的正是老溝金礦的稅銀。

  這處金礦是胤祚憑借記憶找到的,是一處富礦,地處黑龍江副都統的地盤,經過這么多年的發展,年產黃金已達到兩萬兩。

  其中九成都是朝廷稅銀。

  現在臨近年關,這運金隊正是要去往京城,繳納一年的稅款的。

  關外人少地廣,道路狹小,但自齊齊哈爾往南,道路便極為開闊起來。

  運金子的隊伍終于松了口氣。

  殊不知,他們剛剛踏上齊齊哈爾便被盯上了,待行至寧年縣時,隱藏在暗處的人終于現身。

  同樣五百多名八旗兵,將運金的隊伍團團圍住。

看過《經濟大清》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