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經濟大清 > 第六百三十二章 煤礦縣丞

第六百三十二章 煤礦縣丞

  回齊齊哈爾已經是下午,天空陰沉依舊,小雪下個不停,胤祚先簽了征兵的命令,讓八旗侍衛將之謄寫、發放至齊齊哈爾周邊各府縣去。

  光是派去張貼告示的士兵,胤祚就派出去了兩百多人。

  方圓五百里內,小到村寨,大到州府,確保都要得知此消息。

  周邊轄區的副都統,見了胤祚的征兵令,其表情一定很精彩。

  簽完征兵令后,胤祚又叫來侍衛。

  “準備馬車。”

  侍衛笑了:“王爺,小的知道王爺忙,馬車一直在門口停著呢,不用準備。”

  胤祚笑了笑:“你倒是有心了。”

  還沒出府,胤祚就被人攔住了。

  “王爺可是要去鶴崗煤礦?”攔下他的人正是張廷玉,“不滿王爺說,下官剛從鶴崗回來,王爺要問什么,不妨問下官。”

  胤祚有些奇怪:“衡臣,你不是龍江縣縣丞嗎?去鶴崗做什么?”

  張廷玉微微一笑:“下官昨日已請調至鶴崗縣了,此事剛經通判大人應允,還未叫王爺知曉。”

  “為何請調至鶴崗縣?”胤祚有些詫異,“你這一年多,在龍江縣做的不錯,要調動也該是右遷至齊齊哈爾衙門才是。”

  “王爺,火器廠產槍炮,最缺的是什么?”張廷玉自問自答道:“煤!王爺,我說的可對?”

  胤祚點點頭,無論是作為蒸汽機的燃料,還是最為煉鐵的原料,還是用于工人的取暖,歸根結底,就看煤的產量。

  這也是他剛從軍營回來,就馬不停蹄的要去鶴崗煤礦的原因。

  張廷玉笑道:“王爺,外頭風大,還是去屋里說吧。”

  胤祚同意,而后兩人走到府衙的偏廳內,一掀簾子,一股熱氣便撲面而來,走入其中,發現一個爐子正燒的旺,爐子上還有把大鐵壺,里面裝著開水,嗚嗚的冒著熱氣。

  爐子是火器廠發明的蜂窩煤爐,用的是煤渣做成的蜂窩煤,一根管子將廢棄排至屋外,高效清潔還安全,現在整個齊齊哈爾都用這種爐子。

  在主位上坐好后,辦公的小吏端上熱氣騰騰的紅糖姜茶。

  張廷玉捧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發出了滿足的哈氣聲。

  “殿下不妨試試。”張廷玉道。

  胤祚也喝了口水,頓時一股熱流直通腸胃,渾身寒意都驅散不少,正好胤祚也有些渴了,咕咚咕咚,兩口將紅糖姜茶飲盡,放下茶杯后,感覺渾身微微冒了些汗。

  “近來天寒,衙門不少人患了風寒,周通判便命人熬了紅糖姜茶,眾人喝下,果然風寒少了許多。”張廷玉解釋。

  “他倒是有心了。”胤祚贊譽,而后又叫小吏倒了一杯,放在手里捧著暖手,看向張廷玉道,“你剛剛說鶴崗的一應事務都可以問你?先說說工人數和煤的產量吧。”

  張廷玉放下姜茶,從袖子中掏出一本折子,遞給胤祚。

  胤祚打開折子一看,頓時樂了,折子里沒太多文字,倒是隨處可見橫平豎直的表格,里面記錄的都是鶴崗的信息,詳盡異常,一目了然。

  “煤礦現已有一萬一千余戶,其中礦工有三萬余人。煤炭每日產量,約在一千擔上下。”張廷玉一邊說,一邊用手指出兩個數據。

  胤祚心中換算了一下,一千擔大致相當于五十噸。

  他記得李鴻章開辦的開平煤礦,投產后日產能達到500噸,是鶴崗煤礦的十倍。

  僅從開采難度和儲量來看,鶴崗煤礦絕不遜于開平煤礦,這么看鶴崗煤礦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胤祚又問:“煤礦上有多少臺蒸汽機了?”

  “已有十臺了,主要用于提拉和排水,雖然節省了很多人力,不過這些都是落后的型號了。”張廷玉如實道。

  胤祚喝了口姜茶道:“火器廠現在正在全力以赴生產槍炮火藥,沒有多余的生產力生產蒸汽機,只能先靠這十臺機器撐著了。”

  張廷玉點頭應是。

  “鋼鐵日產如何?”胤祚又問。

  “日產十三擔。”還不到一噸。

  就這產量,還是黑龍江將軍薩布素將整個黑龍江的煉鐵都集中到鶴崗的結果,放在整個大清來看,也算是個大鐵廠了。

  不過若是和清末比,張之洞創辦的漢陽鐵廠,其日產可達300噸上下,是鶴崗的三百多倍。

  這其中,便是技術和設備的差距。

  因為化學體系的缺乏,現階段想提高產量,就只能增加人手和高爐了。

  “對了。”胤祚突然想到,“鐵礦生產的鐵除了自用,是否還要運往黑龍江其余地區啊?”

  張廷玉點頭道:“正是,整個黑龍江的鋼鐵都出于此,要運往墨爾根……”

  “統統停了。”胤祚大手一揮,“從此往后,鋼鐵全都自用。”哪有自己還不夠用,先去便宜別人的道理。

  “如此一來,能提高多少產量?”胤祚問道。

  張廷玉有些尷尬的輕咳了一聲:“還是日產十三擔……這個日產,本就包含送往別處的鋼鐵的。”

  “哎。”胤祚嘆口氣,之前他不需擴軍,用道鋼鐵的地方極少,再加上這東西有些犯朝廷的忌諱,因此,鋼鐵產量不高,現在一時半會想提高產量卻是難了。

  胤祚開始默默計算。

  張廷玉拱手道:“殿下若是想知道煤鐵是否夠火器廠用度,卑職已經算過了。”

  胤祚心中一喜:“結果如何?”

  張廷玉默默搖頭:“根據殿下要求的產量,鋼鐵還缺一半有余,煤炭也缺不少……”他頓了頓又道,“不過,煤礦也是產出之后運往關外各處的,若是不再外供,倒是夠了。”

  只見胤祚沉吟片刻,而后搖搖頭:“馬上入冬了,煤炭是百姓賴以活命的,斷供了不知要凍死多少人,不行。”

  張廷玉大喜,他原以為胤祚做事決絕,有些梟雄意味,但沒想心中還想著百姓,還有自己的底線操守。

  這樣的人才是值得追隨效忠的君主,他很慶幸自己當時留下的決定,沒有做錯。

  胤祚嘆口氣道:“要是再有十萬人,這些難題都會迎刃而解,歸根結底,還是缺勞動力啊!”

  誰知張廷玉卻搖頭道:“王爺,我們缺的是錢。”

  :。:

看過《經濟大清》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