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經濟大清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大征兵

第六百三十一章 大征兵

  那封信是新任領侍衛內大臣尹德的親筆,內容是讓胤祚來京面圣,不然就會被以叛黨論處,其家人也會發配至宗人府云云。

  信上還提到了康熙已回京城,太子亂黨已束手就擒,太子被廢等一系列事情。

  胤祚一看這信,便知道絕不是康熙授意的,定是出于哪個皇子的意思,而且十有八九就是大阿哥。

  周、張二人不敢問信上內容,胤祚也沒把信給他們看。

  “走了。”胤祚撂下句話,便出門上車了。

  馬車又奔向城外新軍軍營。

  軍營比鄰一個叫塔拉爾的村寨,故又稱塔拉爾大營。

  此時,在新軍校場上,一萬余新兵正在接受軍姿訓練。

  齊齊哈爾新軍待遇極好,又能打勝仗,軍餉還高,這在整個關外都是人盡皆知。

  所以巴海一個月前到齊齊哈爾征兵,很快便有一萬余人入伍。

  新入伍的士兵,都按照胤祚留下的練兵之法訓練。

  胤祚到了校場高臺上,巴海見他立刻起身行禮。

  胤祚擺擺手,示意他免禮,問道:“征到多少人了?”

  “回殿下,一萬二千三百五十六人。”巴海答道,同時從手下手中接過花名冊,遞給胤祚。

  胤祚接過名冊,仔細翻看,名冊中記錄了每一個入伍新兵的姓名、年齡、職業、籍貫等信息。

  這些人大多都是齊齊哈爾各地的農民或是工人,年齡在十六歲到三十五歲間。

  胤祚點點頭,新的這些兵員他還是滿意的。

  “訓練到何處了?”胤祚又問。

  “隊列訓練開始不久,昨天剛到齊步走。”巴海答道。

  這個排隊槍斃戰術盛行的年代,隊列訓練可不是花架子,能不能走好齊步走,是一個列兵戰術素養的直接體現。

  巴海說完便下令軍樂隊奏樂。

  激昂的進行曲響起,各列兵營在臨時營官的帶領下,踩著節奏,開始齊步走。

  頓時,整齊的軍陣,變得亂哄哄,士兵邁左腳的也有,邁右腳的也有,跟不上節奏的也有,順拐的也有,甚至還有人摔倒在地。

  巴海臉上有些掛不住,拱手道:“王爺,新兵入伍尚短,借以時日,當能訓練成軍。”

  胤祚嘆口氣道:“沒那么多時日了。就在年前,這支部隊,要在年前成軍。”

  巴海咬牙道:“末將遵命。”

  “近幾日征兵情況如何了?還有沒有新兵入伍?”胤祚又問道。

  巴海半天沒說話。

  “怎么?”胤祚問道。

  巴海咬咬牙道:“殿下,依末將之見,齊齊哈爾境內,已兵可征了,現在鶴崗煤礦和火器廠都要人手……”

  “那就去臨近轄區征兵嘛。”胤祚淡淡道。

  “什么?”巴海準備好的一大堆理由頓時都卡在喉嚨里。

  “地圖。”胤祚一伸手,侍衛將地圖遞上。

  胤祚將地圖在高臺上鋪開,巴海撿了幾塊石子將邊角壓住。

  這是一副關外地圖,上面畫出了各個副都統轄區的領土。

  “看,我門齊齊哈爾在這里。”胤祚指了指地圖的北邊,“比鄰的轄區有黑龍江、墨爾根、呼倫貝爾等幾個轄區,西南有錫林郭勒盟、哲里木盟等幾個盟旗,東邊還有三姓、阿勒楚喀等吉林將軍的轄區……”

  胤祚將齊齊哈爾周邊都數了個遍,而后虛畫了圈道:“這都是我們的兵員地嘛!”

  “可……可……”巴海竟一時找不到理由反駁。

  “有些人可能不愿背井離鄉來齊齊哈爾當兵,我可以出個政策,凡是來齊齊哈爾當兵的人,即可將家室遷至齊齊哈爾,官府分房分地。”

  巴海怔怔道:“王爺,這可是一大筆銀子啊……”

  “銀子的事情,你不必擔心,就說能不能行的通吧?”胤祚大手一揮道。

  巴海沉吟片刻:“關外以齊齊哈爾最為富庶,平日里,周邊轄區,也有不少百姓趁著農閑到齊齊哈爾做工。況且,新軍軍餉待遇又是清軍中頂尖的,這個辦法應當能招到不少士兵……只是這么做,是不是太……明目張膽了一些。王爺,吉林將軍手中,可是握有三萬八旗鐵騎,還有黑龍江將軍,他也有五萬大軍啊!”

  與關內的八旗不同,這些八旗兵可都是還過著祖先的漁獵生活的,戰斗力一直保持在巔峰狀態。

  巴海所說的僅僅是兩個將軍手下的常備軍,若是臨時征兆,達到全民皆兵的狀態也不會是不可能。

  胤祚聽了巴海的話,沉思片刻后道:“放心,他們手下再多,也要圣上親自下旨,才能動兵,等那時,我們早就將新軍擴軍三萬人了。”

  巴海沒再反駁,算是認可的胤祚的說法,而后他又想一事道:“王爺,有道是‘千軍易得,一將難求’,現今新軍驟然擴編五倍,一時找不到那么多的統兵將領啊。”

  一個好的列兵,只要能做到齊步走并且熟悉火槍,就可以上戰場,三個月內就可以訓練完畢。

  但一個指揮四百人的營官卻需要長年累月的培養,是要有充足戰斗經驗的,最起碼上了戰場,聽了炮火,不能自己先慫了,那還打個屁的仗。

  新軍建軍之時,就極度缺乏營官,不然也不會出現胤祚身兼炮兵營營官的情況。

  不過對于這個問題,胤祚心中早有準備。

  “從新軍老兵中抽調出色的哨官擔任新兵的營官,空出的哨官位由什長補上。”

  “這也行?”巴海愣住了。

  “怎么不行?”胤祚反問。

  想當年,德國能在二戰之前驟然暴兵,就是靠這個辦法解決的軍官問題。

  “這也只是征兵三萬而已,若是征兵六萬,則可以每個老兵官升一級,列兵變什長,什長變哨官,哨官變營官……”

  巴海拱手道:“末將受教了,就按王爺的辦法來。”

  胤祚點點頭,看著校場下站的東倒西歪的新兵叮囑道:“再過三天,老兵的探親假就結束了,到時候,將教導營派來訓練新兵,將新任命的營官、哨官都找來,熟悉隊伍。另外,真槍訓練時,要多開槍,讓士兵熟悉槍聲和炮火聲,好士兵都是子彈喂出來的。等火炮來了,就讓炮兵在新兵附近試炮,別舍不得那些個火藥……”

  等胤祚說完,巴海拱手道:“殿下的要求,末將都記下了。”

  胤祚笑了笑,走到高臺邊上,眼前新兵站了一大片,有些甚至都被擠到軍營中去了,天空飄著雪花,不少士兵被凍得清鼻涕直留,睫毛上和嘴唇邊,全掛著冰霜。

  “巴海將軍,這些兵就交給你了。”胤祚道,“有什么困難,缺什么東西,就向齊齊哈爾遞折子,我一律應允,新年之前,我要看到三萬合格的士兵!”

  巴海抱拳朗聲道:“末將遵命!”

看過《經濟大清》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