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狂醫圣手之至尊棄女 > 091素手遮天、翻天覆地

091素手遮天、翻天覆地

  門口的守衛告訴想要出門的畫微容和畫魔。

  “二位請稍等,我們部長馬上就到。”

  畫微容挑眉,“部長?”

  “是我們ydnx的安全部長扎塔爾先生。”守衛面無表情地說道。

  畫微容仔細打量了這守衛一番,一身標志性的黑色西裝,腰間鼓鼓的,應該別著槍支啊什么的,耳朵上帶著耳機。看起來還真像是那些秘密部門的人。

  畫微容冷笑一聲,“你們的安全部長跟我有什么關系。”

  “小姐,從您踏上我們ydnx國土之際,您就跟我們國家的安全有關了。”守衛一本正經地回答道。

  畫魔見不得有人用這種態度對待畫微容,他立刻就要出手。

  但是畫微容卻制止了他。

  在這種地方出手,到處都是監控,很容易被拍下來,而且,這個時候可是ydnx最騷亂的時候,他們若是表現出來一些異常的話,很可能會被ydnx當成是一個出口,用來宣泄外界輿論的憤怒!

  畫微容和畫魔又重新坐下。

  果然,沒過多久,走廊外就響起了一陣紛亂的腳步聲。

  緊接著,就有一個人走了進來。

  畫魔的臉正對著門口,最先看到來人。

  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看起來起碼有五十歲了。

  畫魔用神識跟畫微容交流,“他們的安全部長找我們,難道是發現了什么線索?”

  畫微容眼皮抬都沒抬,“你留下什么線索了?”

  “……沒有。”

  這時,扎塔爾已經走到了他們身邊,直接在他們兩人的側面坐下。

  “你們是華夏人?”扎塔爾用英文說道。

  畫微容沒搭理扎塔爾,畫魔點點頭,“嗯。”

  扎塔爾看了兩人一眼,“你們來這里是探親還是度假?”

  畫魔輕笑一聲,“我們來這里是探親還是度假,有需要跟你報備嗎?”

  扎塔爾的面色一冷,“你們也知道,最近ydnx不太平,有人故意搗亂。這可是關系到國家安全的大事,問你們話,就要老老實實回答,不然我會以妨害國家安全罪,逮捕你們!”

  畫魔一臉驚訝,“妨害國家安全?這罪名可真大。還有,你這算是例行詢問吧,我怎么不知道,例行詢問什么時候變成了由部長大人親自來執行?那你要那幫手下都是吃干飯的啊。還有啊,每天那么多人,您國家有幾位安全部長啊,能審的過來不?”

  扎塔爾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你這是擺明了不配合我們的調查?”

  畫魔聳聳肩,“我這不正在配合么。”

  扎塔爾滿臉憤怒,“本來只是例行詢問一下,不過現在看來,你們身上可大有文章,我可不敢放過任何有可能危害我們國家安全的嫌疑人!來人,給我把他們兩個帶回去問話!”

  畫魔的臉色一寒,“沒有任何證據就逮捕我們?”

  “證據?哼,我就是證據。”扎塔爾不再說什么,甩手離開。

  同時,幾個荷槍實彈的守衛沖了進來,圍住了畫微容和畫魔。

  畫魔快要被氣爆炸了,他立刻就要動手。

  不過,畫微容說道,“去看看吧,人家好心來請我們去做客,我們也不要太失禮了。”

  畫魔看懂了畫微容的意思,他立刻就笑了起來,“主人,您說今年怎么這么多人搶著要來給我送口糧啊,果然跟著主人有飯吃。我今年估計得胖好多啊。”

  畫微容沒理畫魔,而是看著那些守衛,“我們這手無縛雞之力的,跑也跑不掉,打也打不過,不用上手銬了吧。”

  守衛看了兩人一眼,他們的確沒得到部長要給這兩位上手銬的命令。

  再說了,這倆一看就是倆小孩,再聯想到部長的重口味,以前這樣的事情他們又不是沒干過,就算是要上手銬,那也是上qing趣手銬。

  這倆小孩,就這樣帶走也沒問題,反正他們肯定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于是,在守衛的這種心理之下,畫微容和畫魔就被直接這樣帶走了。

  出了酒店,兩人被送上了一輛黑色的保姆車。

  然后,一路繞行。

  終于,車子在一個安保異常嚴格的別墅樓前,停下。

  畫微容和畫魔被押送著進入到別墅內。

  說實話,畫微容對這位扎塔爾部長,真的是沒有任何好感,甚至就連耐心都快被耗完了。

  讓畫微容和畫魔很無語的是,扎塔爾竟然直接把兩人帶到了樓上,他的臥室。

  這意思,真不要太明顯。

  畫魔已經徹底不耐煩了,“主人,不用跟他耗了,浪費時間浪費表情!”

  本來她是想過來看看,這位扎塔爾部長身上還有什么可挖掘的,卻沒想到,這就是一個老色鬼,完全沒有別的價值!

  兩人進屋之后,扎塔爾直接說道,“你們大概還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告訴你們吧,進入這里,你們就再也出不去了。想要活著,想要活得舒服點,你們唯一的出路就是,討好我。”

  兩人對視一眼,什么話都沒說。

  扎塔爾卻自顧自地說道,“你們才剛來,什么都不會,我也不著急,你們可以慢慢學著伺候人。今晚我先找一個女孩來給你們示范,你們要快點學會。越早越會,就能越早過上舒服的日子。否則的話……你們知道自己會有什么下場嗎?”

  畫微容和畫魔一起搖頭。

  扎塔爾嘿嘿一笑,“你們看過這兩人在網上流傳得非常廣的視頻嗎?如果不能讓我或者是其他的貴賓滿意,你們的下場,就會跟視頻上那些人一樣!”

  畫微容和畫魔的臉色瞬間冷了。

  扎塔爾的意思是,老色鬼不止他一個!

  頓時,兩人想要立刻殺了扎塔爾的心思,淡了下來。

  現在殺了他一個人,那可真是太便宜他們了!

  看畫微容和畫魔一聲不吭,扎塔爾以為是把他們兩個給嚇住了,立刻又說道,“只要你們乖乖聽話,我可以保證,你們兩個將會很安全,待在這里也會很舒服的。知道了嗎?”

  畫微容和畫魔點點頭。

  這會兒,臥室的房門又被敲開了。

  一個穿著相當清涼的女孩子,看起來也就是十五六歲的樣子,恭恭敬敬地走了進來……

  女孩子進來的時候,目光從畫微容和畫魔身上掃過,她的目光里帶著死寂,完全沒有生氣,就好像是一具活著的行尸走肉。

  接下來,女孩的動作不堪入目。

  畫微容和畫魔的臉色也變得鐵青!

  他們不知道,這樣一個花季女孩,到底是為何會做這樣的事情,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她絕對不是心甘情愿的。

  她已經完全麻木了,甚至她已經自動摒棄了自己作為人的一切尊嚴和意志。

  “鈴——”

  扎塔爾正在爽著,床頭的電話鈴聲響了。

  他立刻拿過了電話,“喂?”

  “部長大人,聚會已經開始,賓客差不多到齊。”

  “哦,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對了,今天我帶了兩個一等貨色,你們安排一下。”扎塔爾說道。

  “是,部長。”

  掛了電話,扎塔爾一腳踢開了趴在他身上的女孩,冷聲喝道,“蠢貨,跟死魚一樣,我看你們是活膩了!”

  說完,扎塔爾穿好衣服,還又狠狠地踹了倒在地上的女孩兒一腳!

  畫微容和畫魔內心的怒氣,已經積攢到了頂峰,只差一個契機,就會爆發出來。

  扎塔爾卻看向兩人說道,“看到了嗎?如果你們像她一樣不懂得自己主動爭取,調整不好自己心態的話,你們以后就會跟她一樣,在這兒活得跟狗一樣!走,跟我去參加第一次聚會,你們的第一次亮相,一定會超級完美的。”

  畫微容瞇起了眼睛,掃了地上依舊沒有情緒的女孩,“部長大人這算是綁架?”

  扎塔爾頓住了腳步,哈哈大笑起來,“綁架?哼,這叫活不見人死不見尸!你們是不是還抱著幻想,以為你們的家人朋友,會來救你們?告訴你們,趁早死了這條心,別做夢了!這里是一級軍事重地,除非是ydnx滅國了,否則,這里的一切,絕對沒有任何人能知道!至于你們的家人朋友,頂多就是通過你們華夏的大使館,讓ydnx這邊幫忙尋找你們的蹤跡。但誰有能說,就一定能找到你們?象征地意思意思也就罷了,以后,你們就不會再出現在這個基地之外!”

  此言一出,畫微容和畫魔,簡直想要殺人。

  畫微容輕輕地捏住自己的手指,“這里的人很多嗎?”

  扎塔爾嘿嘿一笑,“多,當然多。等你們去了就知道了。乖乖跟我走,按照我的要求做,不準有任何反抗,否則的話,等待你們的,將會是……夢魘!”

  說完之后,扎塔爾就朝前走去。

  而門口的兩個守衛則進來,用槍指著畫微容和畫魔,逼著他們一起朝外面走去。

  畫微容和畫魔沒反抗,跟著扎塔爾朝前走。

  果然他們沒立刻殺掉扎塔爾是正確的,要不,又怎么可能會得知這一聳人聽聞的事情!

  出了扎塔爾的臥室,走到一樓大廳的時候,外面又有人進來,跟著被帶進來的,還有三位少女,其中有兩位看起來像是r(日)國人,另外一個,則是金發碧眼的西方女孩。

  三個女孩都好像是被嚇慘了,一聲都不敢吭。

  扎塔爾看了那三個女孩一眼,微微搖頭,卻還是帶著他們一起到了地下室,緊接著,乘電梯,一路向下。

  畫微容估算了一下,他們起碼處在地下二十米的位置。

  終于,出現了一絲亮光。

  緊接著,電梯就停了。

  電梯門打開,畫微容和畫魔被眼前的一切給震驚到了。

  一個足有兩三百平方的超大空間。

  裝修得異常奢華。

  圓形的自助餐臺上,來自世界各地的食物,應有盡有,還有好幾位廚師站在自助餐臺中間為所有人服務。

  邊上還有吧臺,里面有幾位調酒師,變換著各種花樣在進行花式調酒。在這里,你可以喝到任何想喝的酒!

  這明明就是一個高雅華貴的排隊大廳,可實際上……

  那些看起來衣冠楚楚的精英們,身下往往會跪著一個少女在為他服務,他可以對那個少女為所欲為……

  一切的一切,都惡心透頂!

  畫微容和畫魔頭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厭惡和憤怒。

  扎塔爾看了兩人一眼,嘴邊泛起一個冷漠的笑容。

  緊接著,就有人朝扎塔爾走了過來,“哦部長先生,您怎么到現在才過來。您說的好貨色呢?還不快拿出來讓我們品鑒品鑒。”

  “急什么,一個一個來,好東西當然要留在最后。”

  說著,扎塔爾又看邊上守在一旁的管事,“把他們帶到臺上亮相,一個一個來,除了最后兩個給我保留著,前面這三個可以任由客人品鑒挑選。”

  “是。”

  說著,那管事就帶著那三個受驚過度的女孩,和畫微容畫魔一起,往最中間的舞臺上走去!

  “各位貴賓,部長先生又給我們送來了五位極品貨色。大家有感興趣的,可以過來看看。”

  說著,他一揮手,立刻就有守衛把其中一個r國女孩推上了舞臺。

  聚光燈打下,r國女孩早就已經被嚇破了膽,這會兒更是滿臉淚痕楚楚動人。

  離得近的一個人高馬大的黑人,就站在舞臺邊上,直接就跳了上去。

  圍著那個r國女孩看了又看,上下其手,就好像他在看的完全不是一個人,而是一件貨物一般。

  這里捏捏,哪里扯開看看,真的如同是在挑選貨物一樣!

  看完之后,黑人大聲地笑了幾聲,“哈,我最喜歡的就是這種皮膚白小巧玲瓏的女人了。這個我要了。你們要不要看表演?”

  “要。”

  立刻就有人吹起了口哨。

  與黑人的魁梧相比,r國女孩看起來真的是小巧極了。

  不用說,也能想象到,她接下來會面對什么。

  果然,不出所料!

  畫微容的眼中全都是寒光。

  她不在乎別人的命,但不代表她會看著這一切發生!

  r國不是所有人都是壞人,至少眼前這個被嚇傻了正要面對他人生中最慘痛事情的女孩子,可能是個好人。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畫微容厭惡眼前的這一切。

  那一個個被這些人當做玩物和貨物的少男少女,一個個被他們摘走了人性,只留下麻木不仁和死寂的少男少女……

  畫微容不喜歡,她也不想看見!

  懶得再繼續耗下去了,這會兒扎塔爾已經來了,那么今晚的來客大概都來齊了吧。

  畫微容看了畫魔一眼,畫魔立刻點頭。

  與此同時,她直接放出了小綠。

  今晚,她不打算做什么。

  她不打算殺人。

  這些天她看鮮血已經看夠了,有些厭煩了,再看的話會反胃。

  現在不是到處都在提倡保護環境么,她也要保護環境!

  所以,有小綠和畫魔出手,也就行了。

  在場至少有五六十個衣著打扮無比經營貴氣的男人,有不少正值壯年,有不少則已垂垂暮年。

  小綠自然是要先吸那些生機充足的壯年人,然后才是很厭惡很不屑地吸一點那些生機已經沒剩多少的老色鬼……

  這一切發生的很快。

  最先是從舞臺上那個興致高漲得意獸性的黑人開始的。

  黑人原本正在動作的身體,忽然停頓了,緊接著,整個人都呆滯了起來。

  與此同時,黑人的生機也在不斷地下降。當然,這生機,一般人是看不見的。一般人只能看見黑人忽然傻了。

  而那個差點兒就被黑人給禍害的女孩子,正在劇烈掙扎,但是她的力量比起黑人來,實在是小太多了。她正在絕望之時,突然,她發現自己能掙脫了。

  毫不猶豫,她立刻就甩開了束縛住自己身體的手,急急忙忙地跳下舞臺。

  遠處的人們只能看到那黑人忽然出了問題,被那女孩給逃脫了,他們正在笑那黑人沒用,這時,那種呆滯就好像是會傳染一般,從舞臺上的黑人哪兒向前后左右蔓延開來!

  畫魔是用的魔體去吞噬這些人的靈魂的,他的**沒動,所以自然沒人看得見畫魔,他們只能看得見,這滿屋子的人,忽然一個個全都停止了自己原本的動作,呆傻起來!

  速度非常快。

  只是短短的幾分鐘而已,這里的所有人,出了那些被摧殘的少男少女們之外,統統都傻了,沒有任何反抗之力了。

  小綠沒把他們的生機全部都吸食完。

  當然了,她也不可能徹底吸干凈的。

  因為就算是人的一塊肉里,也是含有微量的生機的,她只能吸走最濃郁的那一部分。

  所以,這里的人,雖然生機都枯竭了,卻還沒死。

  現場很安靜。

  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

  當那些莫名其妙的少男少女們都醒悟過來的時候,剎那間,整個大廳內都好像是炸開了鍋一般。

  他們紛紛朝著出口的電梯跑去。

  畫微容和畫魔也混雜在人群中,乘電梯上去了……

  他們必須要快點上去。

  否則的話,這些人就算是上去了,也出不了這個地方。

  畫微容和畫魔是第一批上去的,上去之后,他們直接朝著大門口跑去。’

  而外面的守衛也反應過來了,立刻就朝著這群人射擊。

  沖在最前面往外跑的少男少女,直接被射殺在地。

  畫微容心神一動,冰蠑立刻嗖地飛了出去!

  下一秒,那些守衛一個接一個被凍成冰雕。

  當然了,小綠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把這些人的生機該收的都收了。

  畫魔大概是早就吃撐了,但卻還不肯放棄眼前的美味。

  要知道,做過惡事多的人,他靈魂中的魔性就強,至少比普通人要強不少,這樣的靈魂,畫魔吃起來才會比較有效果。

  而剛才在地下室里的那些人,全都是衣冠禽獸,他們的靈魂在畫魔的眼中,簡直就是十全大補湯,不吃都對不起自己啊,吃一頓管一年!

  而外面這些守衛,在ydnx這個動亂的地方,哪個不是雙手沾滿鮮血的?

  他們殺過的人,數不勝數。

  這些人對于畫魔來說,也是相當難得的美味。

  畫魔和小綠今天可是一起吃了個飽!

  很快,外面的守衛就統統變成了不能動彈的冰雕。

  后面從電梯上來的第二批第三批的少男少女們,一個個瘋狂地往外沖……

  沒管畫魔和小綠的動作,畫微容摸到了扎塔爾的書房。

  扎塔爾也早就在地下室變成了沒有靈魂的呆子,過補了多久就會死亡的。

  不過,畫微容相信,從他的書房里,應該能找到一些有用的東西。

  果然,扎塔爾的書房里找到了一個保險柜,指紋加虹膜。

  那還真不好意思,畫微容讓畫魔去把這兩樣東西從扎塔爾的身上取下來。

  打開保險柜,里面除了一大包鉆石之外,還有不少的黃金。

  在保險柜里的一個抽屜里,畫微容找到了賬本。

  翻開一看,畫微容就不禁點頭。

  這個扎塔爾還真是個人才啊。

  這賬本上,記得清清楚楚的,什么人,哪個國家的,來這里花了多少錢等等的……

  大概扎塔爾再也想不到,這地方,可是在軍事基地中,竟然會被攻破,他保險柜中的賬本,竟然會流落在別人手中!

  畫微容拿好了賬本,又開始尋找別的東西。

  她可不希望自己和畫魔的身影出現在這里。

  果然,這個地方有監控室。

  監控室可以清楚地拍攝到地下室里的一切。

  不但有今天的,還有很多張用來保存的超大硬盤。

  硬盤的容量很大,再加上這樣的聚會肯定不是每天都辦,所以需要儲存的也不是太多。再加上這個地方建成使用,應該還不超過三年,所以這些硬盤,畫微容還是能將其搬走的。

  確定沒有什么遺漏了,畫微容才帶著畫魔一起離開這里。

  “主人,吃的好飽啊。”小綠滿足地在畫微容的腦海里說道。

  畫微容看了眼畫魔,“你呢?”

  畫魔點點頭,眼中全都是興奮之色,“很飽,這些人用來填飽肚子,還真是不錯的選擇!”

  畫微容笑了笑,“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再在這里停留了,盡快回去?”

  “嗯嗯,這次回去我非要鄙視黑瞳那家伙,看看我這修煉速度……”小綠如果有尾巴的話,這會兒肯定已經翹到天上去了。

  畫魔卻沒什么比較的心思,“我回去幫浮生穩固穩固他的靈魂,這樣他以后修煉起來了,靈魂受傷的可能性也比較低。”

  畫微容看了畫魔一眼,淡淡地說道,“畫魔,你應該知道浮生的生命會有多長的。”

  畫魔一愣,隨即他的情緒就低落了下來,點點頭,“嗯,我知道。不過那又何妨,我有太過漫長的生命了,我有足夠的時間陪著他走過這一世,直到他生命的盡頭。”

  畫微容不再多說什么,這些事情她只需要提醒到就行了,畫魔要如何做,是他的事情。

  這個夜晚,對于很多人來說,都極其漫長。

  畫微容把從這個基地獲得的資料,直接帶去了歐陽勝那里。

  她的出現,跟上一次一樣突然,不過這次,歐陽勝卻好像是早有準備,早知道她會來一般。

  “畫先生。”歐陽勝的態度極其恭敬。

  畫微容點點頭,“金家的事情,沒給你帶來太大的麻煩吧。”

  歐陽勝笑著搖頭,“這樣的麻煩,我希望越多越好。畫先生您太仁義了,雖然殺了金家的人,卻又保住了金家的名節,讓他們不至于被滅族了,還背負千古罵名,雖然他們本來就該背負那罪名!”

  畫微容輕笑一聲,“不過是明面上那么說罷了,金家是這次事件的受害者,卻是十五年前事件的幫兇。現在他們沒有被萬人唾罵,而是成為受害者引起大家的同情,但真實情況如何,誰人不知?沒必要再說來說去的了,反正金家已經滅亡了,你只需要趕緊把金家讓出來的所有實力把控好,就可以了。”

  “是,畫先生放心,這點絕對沒有任何問題的。”歐陽勝嚴肅地說道。

  畫微容挑眉,“哦對了,這是我今天拿到的東西,ydnx又有好事看了。你先看看上面的內容。”

  歐陽勝有些疑惑,但他還是第一時間看了硬盤上的內容。

  這一看,他整個人已經完全傻了。

  “這……這……”歐陽勝的臉色難看至極。

  畫微容淡淡地看著他,“你對此毫不知情?”

  歐陽勝的臉色驟然之間陰沉到了極致,“我……我只知道每次扎塔爾部長都會邀請洪門參加這個聚會,請柬很正常,而每次去的人,都是金家的人!本來,金家跟上面的關系一直都很好,協調關系也一直都是金家出面。我不想為一點小事惹怒金家,所以這樣的事情,默認都是金家出面的!我……我竟然不知道他們……”

  畫微容擺擺手,“不用說了,我沒有不相信你的意思。這些東西交給你了,你自己跟國內商量著怎么處理。這次倒是個完好的機會,可以借由外媒放出來……總之,決定權在你們。我要回國了。”

  “畫先生您要回國了?”歐陽勝一臉遺憾。

  畫微容點點頭,“事情都已經做完,不回國還在這里做什么。好了,我走了。”

  悄無聲息地進入洪門,又悄無聲地出來。

  畫微容在第二天,就跟畫魔一起踏上了歸途。

  與此同時,ydnx的另一特大丑聞,還是由他們的安全部長引發的丑聞,再次引爆了網絡……

  此時,無論ydnx再站出來說什么話,都無人相信。

  舉國大亂。

  之前的金家事件,以及由金家事件引發的對十五年前的事件的回顧中,咒罵ydnx的,還只是外國的媒體和網民。

  但是這次的部長視頻一處,就連ydnx本國人都群情激奮。

  怎么可以發生這種駭人聽聞的事件?

  一時間,ydnx在國際上的聲譽低到了極致。

  國際未成年人保護組織,國際紅十字會,甚至是m國的聯邦調查局,都紛紛派人進去ydnx,調查這一系列的事件。

  因為這次的部長事件中,受害者還有西方人,西方人可不是好欺負的。

  各種人權組織,紛紛站出來要求聯合國對ydnx開展調查……

  世界各國紛紛抵制ydnx的一切產業,很多原本準備去ydnx旅游度假的游客,也紛紛取消行程,旅行社也趁機為自己打廣告,所有要取消ydnx旅行的客戶,全額退款等等的……

  可以說,這次的ydnx風暴,給ydnx帶來的經濟損失名譽損失以及未來可能會導致的一連串損失,比十年前的大海嘯還要強大得多!

  大海嘯的時候,還有那么多不知情的人紛紛為其捐款,慷慨解囊,他們是損失雖然大,但善款也多,災后重建也簡單。

  可這次,ydnx是真的完了。

  因為世界人民的抵制,ydnx的信譽破產,經濟持續走低,世界各國在ydnx投資的公司紛紛宣布撤資,同時譴責ydnx……

  同時,ydnx國內的反對派也趁機開始大做文章,甚至煽動普通民眾去抗議等等。

  現任總理,被迫辭職。

  ……

  一系列的事情,讓ydnx成了眾矢之的……

  等待ydnx的,將會是一片灰色的明天!

  這些,畫微容都懶得管了,她的事情已經做完了。

  她不是愛多管閑事的人,如果不是金鶴惹到她頭上的話,而且傷害了她很重視的人的話,她是不會虐殺金鶴的。

  殺了金鶴,金鶴的家族那邊又太麻煩,為了避免日后更加麻煩,畫微容決定還是一次性清掃完成。

  而這次的部長事件,則完全是因為老色鬼太貪得無厭了,色膽包天,竟然敢把主意打到她的頭上,而且……

  扎塔爾部長一定不知道,帶她和畫魔去基地,是在引狼入室!

  ……

  她只是做了一些很簡單的事情,至于說引發的后果如何,她并未刻意為之,只是稍稍引導一下罷了。

  這就叫做天作孽猶可生,自作孽不可活!

  如果ydnx沒那么多齷齪事,她所作的事情,其實也就是簡簡單單的殺人滅口而已!

  這幾天,ydnx出國的飛機航班,每一趟都爆滿。

  好像所有的人都在爭著出國一樣。

  所有的游客都在爭著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畫微容和畫魔,他們就只是普通身份的人,想要在這么擁擠的情況下買到當天的票,簡直是不可能。

  最終還是歐陽勝給兩人訂了兩張頭等艙的回國票,回去xg。

  飛機在xg降落,剛下飛機,畫微容就看到了等在出口的景溶。

  看到她,景溶立刻就上下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一遍,確定沒有受傷,他好像才松了一口氣。

  緊接著,他什么都沒說,直接上前給了畫微容一個大大的擁抱。

  畫魔在一邊看得直翻白眼。

  有什么好擔心的?

  主人這么恐怖,該擔心的永遠是別人吧。

  景溶抱了畫微容好一會兒,才緩緩地松手,看向畫微容的目光……復雜至極。

  他為她驕傲,真的。

  除了她,誰能隨手就攪動一個國家的風云?

  牽動整個世界的輿論!

  可以說,畫微容為在十五年前ydnx首都yjd事件中受害的華人,討回了一個公道!

  這是他們的報應!

  如果不是畫微容,他們這口氣,一輩子都別想出。

  “累嗎?”千言萬語,只化作這兩個字。

  畫微容點點頭,“累。”

  這點兒沒說假話,她是真的累了。

  靈力消耗過多,又得不到補充,她的靈力一直都在省著用,不累才怪呢。

  “回去。航班已經在等著了。”

  “好。”

  為了不繞路,飛機依舊是在sz停靠半個小時,又直飛的a市。

  回到溪山村的時候,正值夕陽西下,美不勝收。

  景溶先帶她去看了高盼和齊逸辰樂正煜三人,畫魔可不跟畫微容一起了,他一到溪山村就直接跳車,回他和浮生的小窩了。

  齊逸辰和樂正煜臉上的傷口已經完全好了,只能看到淡粉色的新肉。

  這不是疤痕,而是傷口處長出來的新肉,再過一段時間,這些新肉就會慢慢變色,跟周圍的膚色一致。

  高盼的手指外表看起來也已經長好了,也能活動了,但還沒有好徹底,不過也沒大問題了,再養養就行了。

  看到畫微容,三人都很開心。

  “你的事情辦完了嗎?”高盼急切地問道。

  畫微容點頭,“已經沒事了。今天就準備回家吧,不過……要怎么跟家里人說,你們可自己想好了。”

  高盼得意地一笑,“那有什么,我們這幾天閑得無聊,凈在網上搜索m國那邊的東西了,保證各個都是旅游通,回去之后直接跟我媽說,我到這兒那兒游玩了,多好玩多好玩怎么地,放心吧,只要小叔不告訴我媽,她肯定不會知道的。”

  畫微容笑著搖搖頭。

  齊逸辰也點頭,“我爸媽也頂多就是問我好不好玩,不會細問的,沒事。”

  樂正煜則是看向畫微容,“這兩天上網,ydnx這下子可夠受的了。”

  畫微容挑眉,“是嗎?”

  樂正煜的眸光微微閃爍,“很棘手。”

  “那是好事呀。”

  樂正煜點點頭,“沒錯,是好事。”

  高盼奇怪地看了樂正煜一眼,“你們兩個打什么啞謎呢。ydnx那地方,最惡心了,這回看他們還怎么囂張!不滅國都是輕的。”

  ……

  因為一開學就是高三了,這個暑假非常短。

  畫微容幾人回來之后,沒多久,就要開學了。

  雖然畫微容還沒確定考什么大學,但是以她的成績,怕是想上什么大學就上什么大學。

  樂正煜正常的成績也是一樣逆天,不用擔心大學的問題,畫微容上哪個,他也能上哪個。

  可高盼和齊逸辰就是困難戶了。

  要想以后跟畫微容一個大學,他們的分數就也必須達到大學任我挑的地步。

  何其艱難啊!

  不過世上無難事這句話,還是很有道理的。

  兩個人本來就不是那種蠢笨到家的,再加上現在的確有足夠的動力學習,學習成績蒸蒸日上,還是沒什么疑問的。

  至于說會不會沒動力?

  這怎么可能。只要一想到,如果他們不跟著畫微容一起上大學的話,一到大學,那些傳說中的禽受學長們,豈不是要染指他們的容容?

  這么一想,動力瞬間爆表!

  開學一個月,小測驗。

  畫微容和樂正煜的成績依舊毫無疑問遙遙領先。

  可是高盼和畫微容,也進步巨大!

  畫微容這段時間比較閑,每個月都固定要去山里的聚靈陣修煉一次。

  至于說小綠和畫魔,則是上次在ydnx吃撐了,雙雙閉關。

  時間飛逝,眨眼,就又是兩月過去。

  高三的期中考試到了。

  考試成績,最引人注目的除了一如既往的畫微容和樂正煜外,還有高盼和齊逸辰。

  兩人第一次同時躋身年紀前五十!

  當然了,三高的整體水平不夠,兩人的全市的排名,卻是五百開外……

  不過不要緊,這才半個學期呢,還有一個半學期。

  兩人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他們必須要繼續加油!

  此時,溪山村的小區公寓樓,已經快要封頂了。

  醫院那邊的設計,也已經完成,準備開工。

  今年的雪下得有些早,還沒到臘月呢,就已經大雪紛紛了。

  如今這氣候,是越來越奇怪了,有時候早早下雪,有時候卻整整一個冬天都不見一片雪。

  最后的期末考試,來臨。

  高盼和齊逸辰,很有些緊張。抓進來一切的時間復習,準備。

  考試完,別人都輕松了放松了,可是他們兩個愣是不敢放松,繼續不斷地一遍又一遍地復習著自己的知識缺漏點。

  去年的期末考試后,畫微容被景溶帶去了南方y省,沒能第一時間看成績。

  沒想到,今年也是一樣。

  只不過,今年去的,是b市!

  b市,對于畫微容來說,已經不算陌生了,來過幾趟了。

  不過這次來,卻是為的,校園鬼事!

看過《狂醫圣手之至尊棄女》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