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謀嫁天下 > 112:夜闖神殿
  “想看?”北離墨問,聲音淡淡。

  “嗯。”落塵答。

  “想看三公主,還是想看駙馬爺?”

  “有什么區別?”

  “看三公主,你隨便看,看駙馬爺,就不必了。”

  北離墨答得干脆。

  章將軍嘴角抽了抽,這八竿子都打不著關系的人,他竟也妒忌?

  “我自是看三公主,我就想跟她比比誰漂亮,誰稀罕看駙馬爺。”夏落塵笑著說。

  “自是三公主漂亮。”

  “你——”夏落塵狠狠剜了北離墨一眼,要他一句稱贊還真不容易,以前是這樣,如今還是這樣。

  “掌柜,這皇上的車駕真的會從這里經過?從這窗能不能看到?”落塵禁不住問。

  “我騙你干什么?這朝天廟會,年年都有,又不是第一次舉行,我這小店開了十年了,怎能不知道?”

  “把幾盤花移開,在這里加張桌子,一會送些好酒好菜上來,這給你。”

  “好,好,好,我這就去。”掌柜看到北離墨手中那片金葉,眼睛都發了光。

  “沒——沒——桌子——我這就給你買張回來,很快、很快,就在附近,客官稍等。”掌柜拿著金葉跑得飛快。

  “北離墨,哪有你這么花錢的?金葉啊!你知道能吃多少噸飯了沒?你知道能買多少張桌子了嗎?你知道可以投宿多少晚了嗎?你真是敗家呀!日后你娘子得掙多少才夠你花。”

  落塵壓低聲音責怪道。她雖然想看駙馬爺,但要花一片金葉,就是他再怎么風采絕倫,她覺得不值得,更何況又不是只有這小店不能看,跑到街上也是能看的。

  “我還真不知道”

  北離墨答。

  “以后可不能這樣花錢了,這錢財來之不易呢!”

  “嗯”

  “真是不會過日子的人,怎能這樣就給一片金葉,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很容易招賊的?”

  北離墨自是知道,只是今日已經除夕,吃完這飯之后,他們就別過了,她既是想看,他自然讓她看。

  “你還有很多金葉?”

  “沒有,最后一片了。”

  “什么?最后一片了,你還這么豪爽,北離墨,你知不知道掙錢不容易?你日后沒了銀兩,你怎么辦?”

  “溫天奇不是給了你一大袋子嗎?”

  按她的性格,離別之前,應該會將一大半留給他們的。

  “北離墨,你想也別想,那是天奇給我的,我一個銀子都不給你。”落塵氣乎乎地說。

  兩人怕別人聽到,兩人靠得越來越近,聲音壓得越來越低,姜將軍聽不清他們看什么,但看到兩人的表情,一個瞪眼,一個豎眉,十分有趣。

  落塵嘆了口氣,她真是擔心他,做了逃犯還那么高調,要是將追兵引來,將盜賊引來該如何是好?

  “北離墨,你行走江湖少,歷練不夠,日后定是要吃大虧的,章將軍,你真得多看著他點。”

  “嗯,的確如此,謝小師妹提點,我下次會注意。”

  北離墨這次非但不反駁,反倒還謝謝夏落塵,如此好脾氣,令夏落塵一時有些發怔。

  三人落座,飯菜很快就端來,西蜀的飯菜雖遠沒有北國的菜式精致多樣,但卻有著自己獨特的味道。周圍的人打量了他們一眼,發現相貌普通,也不多言,渾身上下,也沒什么值得看的東西,眾人看了一會,也就繼續談論著駙馬爺和三公主,再也沒有人留意他們。

  “好吃嗎?”落塵問。

  “能吃。”北離墨淡淡地說。

  “你這人怎么那么高要求?”落塵皺眉,啃了幾個月的干糧,她已經覺得這些已經極其美味了呢!

  “前些日子的干糧好不好吃?莫非你是喜歡吃干糧的人?我這還有。”

  “你愿意留你就留吧,我不喜歡吃干糧,說不定姜將軍喜歡吃。”北離墨淡淡地說。

  姜將軍失笑。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話兒,這時大街上的人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涌出來,一下子就擠滿了整條大街,街上兩旁樹上掛著紅燈籠,樹頂上栓著紅布條,風一吹,蕩蕩悠悠的,看起來十分喜慶。

  “是不是快要開始了?”

  “應該是。”

  這時店里有些客人已經走到了大街上,有些朝窗邊涌來,搶占最佳觀看位置,因為落塵三人繼續慢悠悠地吃著飯,喝著酒,暫時還沒有什么人湊過來。

  “來了,來了,皇上來了。”

  落塵聽到人群中的聲音,立刻放下碗筷往窗外張望,落塵在前,她將頭探出去。但卻被身后的北離墨一手拽了回來。

  “這樣也能看。

  “這樣看更清楚一點。”

  落塵說,雙眼亮晶晶,充滿期待。果然一會,皇家的馬車緩緩過來,第一輛馬車坐著的是西皇和西后,西皇聽說已經四十歲,但看著卻像三十歲左右,看到他,落塵無端想起了一個人,那就是北國三皇子北凌天,兩人的長相都十分俊美,但給人的感覺都十分不舒服,北凌天給人感覺陰冷,西皇給人感覺妖邪,美極則妖,用在西皇身上是十分貼切。

  西皇旁邊的是西后,端莊美麗,嘴角含笑,店里眾人嘖嘖稱贊,說果然是仁慈皇后,一看就知道心善。果然是人不可貌相,落塵記得顧老頭說這西后是一個蛇蝎心腸的女子。

  接著是西皇唯一的皇子西安慶,這西安慶長相雖也不錯,但與西皇相比,還是差了一截,據說是一個平庸無能之輩,接著的是駙馬爺和三公主西秋色。

  北離墨隨意往樓下掃了一眼后,目光就落在了洛塵身上,看到她時而微笑,時而皺眉,時而驚嘆,但最后目光直勾勾地落在三公主西秋色和駙馬爺身上。

  “有那么好看?眼珠子都掉地了。”

  “嗯,真的好看,這三駙馬果然長得龍姿鳳章,舉世無雙。”落塵贊嘆道。

  樓下歡聲雷動雷動,樓上也已然如此。

  “大司馬的公子果真是人中龍鳳,與我們三公主真是般配,看著就如一對神仙眷侶,看著真是羨煞旁人。”

  “傳言三駙馬長得龍章鳳章,舉世無雙,果真如此,傳言不假呀。”

  “西后仁厚,母儀天下。”

  嘖嘖的稱嘆聲不絕于耳。

  “嗯,是長得不錯,風采絕倫。”姜將軍也不禁稱贊道。

  “是嗎?不覺得。”北離墨冷冷地說。

  “嗯,是沒少主好看。”章宏圖笑著說。

  北離墨嘴角抽了抽,不在說話,這奉承得實在有點——

  樓下人群漸漸散去,樓上人熱情不減,繼續熱火朝天地稱贊著,三人的飯菜這時陸續上齊,竟十分豐富。

  三人重新落座,北離墨想著這頓飯之后,兩人就此別過,看著滿桌佳肴,沒有食欲,而落塵恰恰相反。

  “這菜味道清淡,但卻有一種奇異的香味,你們都嘗嘗。”

  “這肉燉得夠火候,還有這……”

  落塵似乎心情極好,胃口大開,樣樣菜都贊不絕口,就連白米飯也說香噴噴,是她吃過最好吃的白米飯。

  她不是沒有吃過好東西的人,這樣的飯菜都贊不絕口,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她終于可以離開他,她心情大好,北離墨想想就來氣,她用不用表現得如此明顯?

  “不吃了,難吃死了,白花了一片金葉,喂豬都嫌它難吃。”

  北離墨“啪”一下將筷子拍在桌子上,顯得氣憤難消。章宏圖愣了愣,抬起頭充滿憐愛地看了一眼北離墨,估計是她就要離開,他心情不好。

  落塵頭都不抬,北離墨還是北離墨,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竟然還是這般喜怒無常。

  “不吃就不吃,難為這筷子干什么?”落塵責怪道,繼續吃著。

  滿桌子的飯菜,夏落塵竟然吃了一大半,最可怕的她還在吃著,似乎要將這桌子飯菜吃得干干凈凈。

  “夏姑娘,這飯菜若是合你胃口,我們日后多吃幾頓,今日我怕你——”章將軍看到落塵吃了那么多,還沒有絲毫要停筷的打算,不由有些擔心,估計這段時間風餐露宿,餓怕了。“嗯,我吃飽了。”落塵抬起頭,眸子晶亮,嘴角揚起,帶著吃飽后的滿足。

  但落塵絢爛而滿足的笑容,只是綻放了很短的時間,很快她就抱在墻角無比痛苦地吐了起來,顯然就是吃撐了。

  北離墨皺起眉頭,這女人今天怎么像餓鬼投胎一樣。

  “沒事吧。”

  “沒事,我可是最厲害的大夫,能有什么事?”夏落塵站起來,但臉色有些發白。

  “我走了,這給你。”落塵將手中的袋子推開北離墨,北離墨知道這里面放著的是溫天奇給她的銀子金條,她終是要離開了,北離墨沒有接,他不想她離開。

  “我走了,你們好好照顧自己。”

  “夏姑娘,真的要走?”姜將軍擔憂地看著北離墨,北離墨低頭喝這酒,臉色如常。

  “真的要走了,你們保重。”落塵站起來,朝兩人拱拱手,離開之時,她頭也不回,走得很決然,而北離墨從頭到尾都沒有抬頭。

  “少主,她——”

  “讓她走吧。”

  北離墨低頭喝酒,喝了一杯又一杯。

  “章將軍,我們也再此分別吧。”

  “少主——”章宏圖愕然地抬起頭。

  “章將軍,即使你不說,大家也不提,但我卻一直沒有忘記,是我殺了你最疼愛的孩兒,雖然你心胸廣闊,已經原諒了我,但我沒能原諒自己,我每次看到你,就會想起自己的罪孽,我想自己靜靜,放心,拔刀抹脖子的事,不會再發生。”

  “少主——”

  “我們分頭去尋知墨,這袋子你留著。”

  北離墨說完,站起來轉身離開,章將軍想阻止,但北離墨速度極快,章將軍追了一會,北離墨就已經消失在他眼前。

  三天后,落塵出現在西蜀神殿附近。

  她打算夜闖神殿。

看過《謀嫁天下》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