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邪鳳妖嬈大小姐 > 第四十章 自取其辱

第四十章 自取其辱

  左簡鈺把人帶到正院大廳,風云堂數人紛紛抬頭,冰冷漠然的視線審視地看著鳳清清三人,不到三秒,又各自聊天、喝茶,直接把他們當空氣,絲毫沒有搭理的興趣。

  被人冷落一邊,鳳清清皺眉,柔美恬靜的面上劃過一縷陰鷙,垂于身側的秀拳不自覺收緊。

  她身側的兩名少女同樣面色不佳,礙于風云堂幾人身份,敢怒不敢言,只能沉默地坐在一旁,不時朝門口看上兩眼,祈禱著鳳幽幽快點兒出現。

  輕微的腳步聲傳來,一抹白影由遠而近,鳳君寒踏進屋內,鳳清清眼前一亮,瞬間從座位上站起,看見親人似的熟絡地迎了上去。

  “鳳王爺,好久不久,清清這廂有禮了!”清喉婉轉,妙音如玉,鳳清清一襲鵝黃正裝,對著鳳君寒盈盈一拜,粉面含春,眼波流轉,說不出的嫵媚動人,身段婀娜,嬌軀玲瓏,當真美人如花,花似玉。

  鳳君寒瞇眼,瞳仁幽深暗沉,看不出情緒,在鳳清清迎上來的時候只是微作停頓,思維轉了幾道彎,終于記起來人是誰。

  鳳家的二小姐,和鳳幽幽的白癡廢柴之名相反,此女賢良淑德,才貌兼備,是鳳啟王朝有名的美人。

  以前鳳幽幽纏著自己的時候曾見過這個女人幾面,對她唯一的印象便是端莊有禮。

  “坐吧!”鳳君寒點點頭,敷衍一句,徑自走到主位坐下。

  “不知姐姐何時出來,許久不見,清清甚是想念,她近期過得可好?本來準備早些日子過來看她的,只可惜一直都找不到合適的時間。”鳳清清美眸看著鳳君寒,滿臉關切,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樣。

  鳳幽幽剛好走到門外,鳳清清的話悉數落在耳中,頓覺惡心欲吐。

  呵,這個女人,又來裝模作樣了!

  “不煩妹妹虛情假意,我過得好與不好都和你無關,想要表現請出門直走,滾得越遠越好!”鳳幽幽抬步踱了進來,美艷動人的面上覆滿冰霜,看著鳳清清諷刺道。

  鳳清清面色驟變,嬌軀顫抖,眼底聚滿陰霾,下一秒淚盈滿眶,香肩抖動,一副傷心欲絕之色,“要怎么樣姐姐才會不討厭清清?只要姐姐說,清清就一定會改。清清唯一的愿望就是和姐姐好好相處,難道連這都滿足不了么?”

  說著,一滴清淚滑落,睫毛顫抖,一滴,兩滴,三滴……

  左簡鈺等人看得集體皺眉,對這個說哭就哭的女人很是不爽。

  鳳幽幽無語,不得不佩服鳳清清的演技高超,才碰面就將氣氛推至頂峰,同時也將她推到了尷尬地位。

  呵,現在估計她在大家的眼中成了不明事理、絕情冷漠的之人吧。

  “喂,你這個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兒,有你這么對待自己的妹妹么?清清姐好心好意來看你,你竟然這樣對她。”紫衣少女呼地站起身,氣憤地瞪著鳳幽幽說道。

  “就是,沒見過你這么垃圾的女人,也就清清姐人好才會珍視你這個姐姐。”另外一名少女附和道,目光凌厲似刃,恨不得在鳳幽幽身上盯出一個洞來。

  ……

  “臭女人,不許說阿姐,滾,這里不歡迎你們。”鳳昊宇氣得臉頰漲紅,星眸閃爍,火花欲出。

  鳳幽幽手臂一伸,將小昊宇攬進了懷中,唇角勾起一抹諷刺,“碰上你,我才真正理解女人是水做的,才說兩句你就淚水盈盈,再說兩句,你是不是就要尋死尋活?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逼你。”

  “你說,你這副惺惺作態的架勢究竟是為了什么呢?以前是嫉妒我得爹爹寵愛,和鳳王爺結有婚約,如今,我人不在鳳府,也被當中休棄,對你已經沒有任何威脅,你的這些眼淚,又究竟是為何?”

  鳳幽幽走到鳳清清面前,玉手伸出,挑起他的下巴,在她面前吐氣如蘭。

  忽然,玉指用力,在她下巴按出一片紅印,引來鳳清清低叫慘呼。

  “以前我不愿與你爭,處處容你讓你,你卻背后毀我清譽。人的脾氣再好也是有底限的,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我。”

  “不要企圖挑戰我的底限,也不要妄想在我這里得到些什么,滾!”一聲厲喝,咔嚓一聲,鳳清清下巴直接被鳳幽幽卸了下來,慘呼乍響,大汗淋漓,面色蒼白一片。

  “哈,痛快,如此做作的女人,看著就想吐!”左簡鈺拍手稱好,別怪他落井下石,實在是這個女人太惡心了。

  “不要臉,原來幽幽姐之前的名聲就是被你這個臭女人毀掉的!”童小彤一臉嫌棄地瞪著鳳清清,恨不得將這個討厭的女人撕碎,太可惡了,沒見過這么賤的女人。

  “滾,以后不要讓我看見你!”林尋蕭皺眉,冷斥一聲,他早就看這個女人不爽了,只是礙于她是鳳幽幽的家人,一直不好表態。

  “風云堂不歡迎您,鳳啟皇宮同樣不歡迎你,你,好自為之!”鳳君寒輕啟薄唇,神色淡漠如冰,幽寒冷徹的眸子淡淡地盯著鳳清清道,直接決定了她的命運。

看過《邪鳳妖嬈大小姐》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