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撿到一張刮刮卡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我江來又回來了

第二百四十四章 我江來又回來了

  開學一個月后,江來終于回到申鵬市。

  魔鬼訓練二十八天,江來都已經忘記星期禮拜了。到家的時候,才發現正巧周天,學校沒課,江小年正沒心沒肺的和趙子若在小區里,玩著一款沉浸式修行體驗機。

  現在這玩意,已經推廣到小區里來了。

  見著江來,江小年和趙子若都驚得合不攏嘴。

  這還是那個申鵬一中之星,陽光帥氣的江來?

  怎么搞的跟從神農架出來的野人一樣,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說不出的意味。

  “江來?”

  “哥?”

  兩人同時訝異道。

  江來看著兩人,總懷疑自己就算死在幽州峽谷了,估計兩人也不會找自己一下。

  “嗯,我回來了。”

  “哥,你咋才回來?你這一趟去哪了,怎么把自己搞成這樣子?”

  江小年有些心疼的道。

  趙子若也摘下修行體驗裝備,靠在江小年旁邊,眼睛盯著江來。

  “哎,出了趟遠門唄!”

  江來笑了笑,有些事情沒必要說,有些事不能說。“你們倆咋不上課?”

  “今天周天啊!”

  “哦,周天,周天。那敢情好,還能休息一天。”

  江來心中的確想好好休息一番。

  這二十八天來,每一天跟被狗攆一樣,沒一刻安穩的。

  江來抬起手,向江小年和趙子若揮了揮,就要往家里走去。趙子若眼睛一凝,敏銳的注意到了進來的左手,無名指上,有一枚戒指。

  無名指上的戒指,從來不能輕易戴。

  一旦戴上,便說明此生有主,余生有伴。

  趙子若的心不知為何,仿佛被一根刺刺了一下,覺得生疼。

  她不知為何,心里很慌。

  以至于江來走了,趙子若還跟失了魂一樣。

  江小年很快便發現了趙子若的不對勁。

  “子若姐姐,你咋了?見著我哥,魂都丟了?我說你們倆,要不要這么撒狗糧啊?”

  江小年只以為趙子若和自己的哥哥是久別重逢,心情激動,導致情緒失控。

  她自然沒有關注到,江來手上的戒指。

  趙子若不說話,只是怔怔的看著地面。

  曾經種種的不自信、懷疑、心虛,在這一刻,齊齊涌上心頭。

  他終究是要飛上九天的,他終究不會和自己一樣,平平凡凡,普普通通。

  江小年掩了掩手,疑惑道:

  “子若姐姐,你說話呀!”

  趙子若一個驚醒,回過神來,但是滿臉的低落,不用說一字,江小年就能感覺到。

  “小年,沒事了。沒啥事,我就先回家休息了。”

  “休息?不不不,你不對勁,到底怎么了,見到我哥回來,你不高興?”

  江小年人不笨,立馬就猜到了趙子若的心情。

  趙子若眼神無光,機械的回答道:

  “高興,怎么會不高興呢?我很高興,高興。”

  說著,就要往紫薇閣走去。

  江小年一把拉住趙子若,大聲問道:

  “不對!你就是不高興,你是不是不喜歡我哥了?”

  “我?”

  趙子若終于移了一下視線,看了看江小年。“是啊,我現在這樣子,只會越來越配不上江來。也好,他的世界,征途廣闊,讓他在九天之上去闖,挺好。”

  “什么啊?!”

  江小年跺了跺腳,“你怎么可能配不上我哥,要說般配,那也只有我哥配不上你。你和我說說,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趙子若長長的嘆了口氣,不肯說出緣由。

  她不想結出的瓜,是一顆強扭的瓜。

  “小年,算了,這事你別管了。你哥出去一個月,自然是有重要的事、重要的人,這個人和這件事,那的確要比學業重要得多。”

  她雖然嘴上說著不讓江小年管,可是還是不由自主的多說了幾句。

  江小年聽話聽音,立馬就猜出一點點味道來。

  可是,江來可是跟自己保證過,說他和子若姐姐的感情情比金堅,堅如磐石。又怎么可能會這么快變心呢?

  江小年有些不信。

  “子若姐姐,你是不是誤會了什么?我哥不是那樣的人!”

  “誤會?”

  趙子若想起無名指上那枚戒指,清清楚楚,不存在任何誤會。

  搖了搖頭,趙子若道:

  “小年,我沒有看錯。江來的左手無名指上,的確戴了一枚戒指。你說,那個地方,戴上戒指,意味著什么?”

  “什么?!”

  江小年吃了一驚,她是真的沒有注意到這個。

  “子若姐姐你放心,我現在就回去問一下江來,他要是敢有負于你,我……我就再也不叫他哥!”

  江小年氣呼呼的往家里跑,走得比趙子若還快。

  江來剛剛沐浴完,半躺在沙發上,看著眼前熟悉的一切,忍不住哼哼一聲:

  “哈哈,我江來又……”

  “砰!”

  話還沒說完,家里的門仿佛別人踢開了一般。江來猛的起身,見是江小年,于是不滿道:

  “丫頭,你開門不會文明一點嗎?”

  “江來,你站起來!”

  “嗯?怎么一個月沒見,又沒大沒小了?”

  江來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開玩笑,江小年可指揮不動江來,從來只有江來捉弄江小年的份,沒有江小年逆襲的事。但是這一刻,江小年是真的生氣了。

  “我數到三,你再不站起來,我就從這28樓跳下去!”

  “啥?”

  江來以為自己沒聽清,或是聽錯了。

  這丫頭,腦袋剛剛是被門給夾了嗎?

  28樓跳下去,就算是江小年現在修為大有進境,也得摔斷腿。

  “丫頭,你是不是發高燒燒糊涂了,怎么盡說胡話呢?”

  江來說歸說,還是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

  江小年也不管他,又道:

  “現在,伸出你的左手!”

  江來還沒意識到問題所在,只是疑惑的看著江小年。

  “我說,丫頭,你是不是準備給你哥我一個驚喜?”

  “哼!”

  江小年一聲冷哼,態度鮮明。

  驚喜?那是不可能有的,一會搞不好還得給你一個驚嚇!

  江來依言,伸出左手。

  無名指上,赫然一枚土不啦嘰的戒指,但是,再土不啦嘰,它也是戴在無名指上的,意義非凡。

  江小年情緒激動,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江來啊江來,沒想到,你竟是這樣的人!”

看過《撿到一張刮刮卡》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