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撿到一張刮刮卡 > 第二百四十二章 登天梯

第二百四十二章 登天梯

  地底下,黑暗中,不知過了多久。

  鄭元第一個醒來,見著周圍自己的小伙伴盡數暈倒在地,急忙喊醒其他人。李由的探照燈散落在地,一束強光斜斜的射了出去。

  “老四,老四,醒醒。”

  “阿龍,江來,江來,快醒醒。”

  其他眾人在鄭元的呼喊之中,先后醒過來。江來最晚蘇醒,醒過來之后,江來第一時間就覺察出自己左手無名指上,多了一個東西。

  一個古怪的戒指。

  細細的看去,這戒指像一根藤,一點都不值錢的感覺。

  江來用手扯了扯,那戒指在無名指上紋絲不動。

  “嗯?這是個什么玩意?還不能摘下來了?”

  加大了點力氣,江來又試了試。

  結果仍舊徒勞。

  這個時候,眾人基本都已經緩過神來,薛四拳晃了晃腦袋,疑惑的道:

  “剛剛發生了什么,怎么大家集體昏迷了?”

  “我也不知道。”

  “不清楚。”

  “是不是中毒了?”

  根本就沒人知道為什么,就連鄭元,也想不起來,怎么就暈過去了。

  這地方,果真是越來越古怪了。

  鄭元突然驚詫的發現,那股令人心悸的力量似乎不見了,周圍漆黑一團,但是,和平而靜謐,沒有難以相抗的壓抑感。

  “老四,別說話。你們感受一下,那股恐怖的力量是否還在?”

  這一提醒,眾人果然不再說話了。

  只有江來隱隱約猜到了一些,看了看自己手上那枚戒指,心中疑竇叢叢。

  那根龍須,化成了一枚戒指?

  還綁在了自己手上?

  這是什么操作?

  “隊長,確認安全。”

  “確認!”

  鄭元微微點點頭,“兄弟們,如果我猜的沒錯,剛剛應該是那個強大的東西想要離開,不想被我們看見真面目,所以才以莫測的手段,將我們擊暈。眼下它既已離去,我們應該是安全了。”

  “這也太厲害了吧?”

  薛四拳咂舌。

  “這豈不是說,對方如果想殺死我們,我們死了都不知是怎么死的。”

  “修行無止盡,人外更有人。”

  鄭元發出一句感慨。

  江來心中暗暗道:這話可不對,應該是人外更有龍。

  一龍之力,相當于一百萬牛力,人類只有突破了宗師境,才堪堪能觸摸到一龍之力的邊緣,又如何跟一條真龍相提并論?

  李由撿起探照燈,四周都看了一番。

  “隊長,我們是否繼續找出口?”

  “找!這兒是否還有其他危險,我們還不得而知。所以,能早點出去,自然是最好不過。”

  鄭元有些憂心的說道。

  江來想起剛剛那根龍須說的,只要再往前走三里左右,有一道登天梯,沿著梯子,就能出地面。

  “元哥,我們再往前探一探。我有種預感,前面不遠,就有出口了。”

  李由不等江來說完,就已經開始往前面走去。

  眼下沒有那種威壓帶來的壓抑,只是黑暗而已,預備役小隊在黑暗中作戰也習以為常,因此倒不算什么太大的阻礙。

  薛四拳扶起鄭元,跟在后面,往前方走去。

  江來不知為何,又向后看了看那塊鎮龍碑,雖然已經看不見了,但是,他的心中卻似乎有種莫名的感應,仿佛能夠感受到鎮龍碑的存在。

  那根龍須說,這塊鎮龍碑是那個糟老頭子的手段。

  一個糟老頭子?

  什么樣的老頭子,連真龍都能鎮壓?

  他既然這么厲害,卻又為何不將地球這一次的災難給抹去?

  江來想不清楚。

  他突然覺得,他所認識的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局限太局限了,出去之后,大學自然是要考的。不過,沙漠戰場與深海戰場,七大牽引臺,這些東西也不能輕視。

  無人生還。

  鎮龍碑上的碑文,這四個字,已經深深嵌入江來的腦海。

  就算是只為了自己,為了順老頭、江小年和趙子若,他也要奮起。

  五行帝功,目前只刮出了土帝神功,其他四帝還毫無音訊。而腦海中的功德值,尚且不夠一次刮卡的機會,道阻且長啊。

  眾人走了大約幾分鐘,前面的李由終于傳來欣喜的聲音:

  “隊長,有個梯子。”

  江來心中暗道:那根龍須果然沒有撒謊騙人,這兒還真有個梯子。

  只是,為何卻要叫登天梯?

  莫非這梯子,能爬到天上去不成?

  李由的探照燈已經在往上照了,這條梯子很長,長到探照燈都無法窺見全貌。

  “隊長,爬嗎?”

  “爬!”

  鄭元咬了咬牙。

  不管怎么樣,梯子是往上的,只要能往上一點,就能離地面更近一點。

  “按順序,李由你打頭陣,阿龍第二,江來第三,老四第四,我第五。老魯,辛苦你一下,還是殿后。”

  “是,隊長!”

  沒人對這個排序有異議。

  魯群倫也明白,這也就是鄭元受傷了,要不然,這個位置,隊長一般都安排給自己。

  鄭元不是扭捏矯情的人。

  他知道如何排序才是最優解,才能形成最大的防御力以及最靈活的機動性。

  李由將探照燈往頭上一掛,開始攀登。

  鄭元見狀,索性下命令道:

  “所有人,打開照明,首尾呼應,每三步出聲,確保人員無恙。”

  “是!”

  眾人收拾好背包,這就沿著登天梯,一步一步往上。

  走約二十分鐘,梯子仍然一眼望不到盡頭。

  李由心中有點懸,他不敢保證,是不是有什么類似鬼打墻的陣法,帶著眾人在兜圈。

  薛四拳早已經在下面罵罵咧咧了。

  “這是什么梯子啊,誰沒事能搭這么長一個梯子?”

  “該不會是要爬上天吧?”

  “我瞧著有這個可能。按照我們的速度,這一頓攀爬,至少也有幾十層樓高了,難道我們下到地下已經這么深了?”

  鄭元擰擰眉毛,道:

  “繼續!”

  眼下已經爬到半空中,再想往回,已經不可能。

  眾人殊不知,從幽江掉入地下河,再從地下河尋至鎮龍碑,早已經下到地下六七百米處的地方了,換成樓層,起碼就兩百多層高。

  再走得半晌工夫,李由終于瞧見一絲自然的亮光。

  “隊長,是出口,是出口!”

  李由興奮的大喊道。

  其余人也奮力向上,終于,在一個狹窄的口子,眾人重見光明。

  江來翻身出來,第一眼便傻了:

  這又是哪兒?

看過《撿到一張刮刮卡》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