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鳳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 > 第237章:藥浴
  墨以藍看著此刻臉色沒有一點兒血色、慘白一片,呼吸微弱,整個人仿佛陷入了深度昏迷般的鳳傾,雖然聽了瞿玉的話,她眼中的神色仍然是悲戚的:“他現在這樣,要什么時候身體才能好一點兒?都是我不好。瞿姨,我真的不該和他說那些話。可是,我沒想到他那么決絕,竟然連一句解釋都不給我,更沒有對我挽留!我的心好痛!”

  瞿玉微微蹙眉,她疑惑的問道:“您下午到底和陛下說了什么?為什么陛下會心緒不寧?”

  墨以藍垂眸,手中握著鳳傾冰涼的手掌,輕聲道:“我將他送我的東西都還給了他。我說我要的是唯一的愛情,我不想和別的女人分擔他的愛。”

  墨以藍斷斷續續的,將下午她和鳳傾在落英園的談話告訴了瞿玉。

  瞿玉聽完之后,深深的嘆息了一聲。鳳傾的心思,她用腳指頭都能猜得出來:像他那么高傲的一個人,習慣了掌控一切。如今,身體孱弱至此,卻是他無能為力之事。如果說,這段時間鳳傾還算是自信滿滿、積極生活,那是因為墨以藍表現出了要與他共處、共同分擔的意向,他終于如愿以償。與墨以藍共度余生的愿望一直支撐著他,令他積極的配合太醫的治療、積極的處理國事、積極的參與到墨以藍的生活中來,他以為,他還有很多的時間給予墨以藍,甚至可能在他的計劃中,他與墨以藍共創鳳蒼盛世、生兒育女,直至壽終正寢。

  但是,今天下午,墨以藍卻一反常態的沒有顧忌鳳傾孱弱的身體以及此時此刻非常易碎的心理,將以前鳳傾愛過另外一個女子的事情說了出來。鳳傾原本對于陸瓊的死就非常的愧疚,這種愧疚使他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甚至不敢去想這個人。如今,被墨以藍如此直白的說了出來,而且墨以藍還直言不諱對于他這份感情的介意。鳳傾一時憂思過重,又聯想起了自己孱弱的身體,以及有可能并不太長的壽命,在那樣的心里糾結中,便動搖了與墨以藍共度余生的想法。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不愿、不忍。若是他忽然走了,留下了墨以藍一個人,他如何忍心?不如,就此放手,放墨以藍自由。

  而墨以藍又是個腦子一根筋的人,她和鳳傾如此開誠布公,無非是想鳳傾給她一個承諾:此生只愛她一人的承諾。但是,她沒有等到鳳傾的承諾,而是鳳傾讓她離開的決定。

  這兩個別扭的人,在感情面前,也是如此的高傲,絲毫不肯低下身段來,遷就一下對方,討好一下對方。總是將自己最真實的想法隱藏了起來,而又試圖希望對方能夠明白。

  對于墨以藍和鳳傾的問題,瞿玉也不方便說什么。只是輕輕的拍了拍墨以藍的肩膀,安慰道:“您也不必太過憂心了。我去廚房給陛下準備一些流質的晚膳。下午我見廚房燉了羊肉,一會我給您端過來。”見墨以藍蹙蹙眉,似乎不想用膳,瞿玉勸道:“陛下這病,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痊愈的。您若是放心讓宮里的人來伺候,那您自然不必擔心自己的身體。若您要自己在身旁陪著,您總得有精力吧?不吃飯哪來的精力照顧陛下呢?”

  墨以藍點了點頭,拉著瞿玉的手,說道:“瞿姨,我吃。太醫不是說他半個時辰后會醒來嗎?等他醒來了,我和他一起用膳。”

  瞿玉點了點頭,出去忙去了。

  墨以藍坐在床沿上,掌中握著鳳傾冰涼的手,鼻子一酸,又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原本經過這一個多月的調理和休養,鳳傾的身體已經在默默的好轉:可以自己走路,可以自己用膳,偶爾精神好點,還會拉著墨以藍在院子里散步;犯迷糊的時間也短了,看奏折的時間在慢慢的拉長。只是,今天在雪地里這樣一凍,一切又回歸到了原點。

  墨以藍此時心里,真的恐慌的。她真的很害怕,鳳傾真的就這樣一病不起了。雖然有似乎是萬能的煦揚在,但是,墨以藍自己也是修煉之人,她知道,若是一個人的身體真的已經徹底垮了,即使有煦揚的幫助,也不會活得長久,最多也就是吊著一口氣,茍延殘喘。鳳傾是如此驕傲的一個人,若是讓他一直纏綿病榻等死,還不如果斷的死去,至少還死得有尊嚴。

  墨以藍正自胡思亂想。忽然于太醫走了進來,身后還跟著允曄和止意,手上抬著一個被厚實的被褥做成的擔架。

  于太醫向墨以藍簡單的行了禮,向墨以藍解釋道:“陛下在雪地里待的時間過長,寒毒入侵。微臣已經準備好了藥水,伺候陛下藥浴。”

  墨以藍點了點頭,退到了一邊。

  見允曄和止意分別站在床頭、床尾,準備抱起鳳傾,墨以藍連忙叮囑道:“小心。”

  于太醫也在一旁叮囑道:“要平移,陛下此刻四肢和脊椎都受凍眼中,骨骼脆弱,不能受力。”

  允曄點了點頭,想了想,從旁邊的衣柜抽出了一張薄薄的床單,與止意低頭交談了幾句,止意點了點頭。

  允曄解釋道:“將陛下先挪到這塊床單上,然后我們將床單抬起來,這樣受力會小一點兒。”

  “等等。”墨以藍二話不說,將床單鋪在了擔架上,脫了云靴,噔、噔、噔的上了床,來到床的里側。

  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有點驚悚:鳳蒼雖然民風開放,但是對于女性還是有諸多的限制的。比如,女性在除了自己夫婿之外的男子面前,是不能拖鞋的。

  墨以藍沒有理會三人的怪異目光,雙膝跪著。接著做了一個令三人更加目瞪口呆的動作!

  云英未嫁的墨以藍,伸出手臂,一只手臂伸入了鳳傾的后背,一只手臂伸進鳳傾的臀部。

  見允曄和止意還在呆愣狀態,墨以藍輕斥道:“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快過來幫忙!”

  允曄和止意連忙過來,一人托著鳳傾的脖子和頭部,一人托起鳳傾的雙腿,于太醫幫忙固定鳳傾的雙手。

看過《鳳傾天下我的薄情皇妃》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