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浮生三劍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將士身死守龍旗,黑鴉北上入皇城

第二百五十九章 將士身死守龍旗,黑鴉北上入皇城

  雖然大當家的每一招‘混元神功’都被步容徒手擋住了,但是他卻擋不住那股氣勢滂沱的力量!

  步容自從擁有了‘無求渡’之后,第一次有一種受傷了卻來不及恢復的感覺,大當家的‘漆黑罡氣’實在是太過強大了!他身為用劍之人,不僅手中沒劍,即使手中有劍,也絕對不是大當家的對手!他缺一柄長劍!如此下去,步容就是慢性死亡!

  遠處的戰爭沒有停歇,步容與大當家二人卻能停上一會。

  ‘孤現不現身你都不是孤的對手,不過孤倒是好奇你體內的另一股力量是什么?’緩緩現身的大當家面對步容很疑惑地問道,相比于步容的‘蜀山劍法’,他更關心步容的內家心法,他自問對中土武林的內家心法了如指掌,可偏偏站在他面前的這個毛頭小子讓他倍感疑惑,‘如此敏銳強大,莫非是傳說中少林寺的易筋經?’

  ‘呼呼呼。’步容在大口地喘氣,金色的真氣自主地將他包圍,在緩慢地治愈他的內傷外傷。

  ‘難道真的跟黃冢御龍訣一樣真實存在的嗎?看來這小子不能殺了。’步容強大的生命力讓大當家有了新的想法,大當家心中盤算道,他一邊盤算,一邊提升自己的罡氣,準備將步容拿下,絕不能讓他落在外人之手。

  八大金剛攔在步容的身前,想要為步容爭取些許時間,大當家左手一掌拍了過來,他們八人合力迎擊!

  八大金剛就像是八只巨象,他們將大當家這頭歸山猛虎從半途中攔住了。

  巨大的阻力讓大當家被牽制了,他一時間難以前進,可八大金剛更是無法動彈!

  步容的身體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大當家的罡氣也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吞噬八大金剛,再這樣下去,所有人都要死在大當家的手下!

  大當家的罡氣太燥熱了,豆粒大的汗珠不斷從步容的額頭滑下,他也快要被這‘漆黑罡氣’吞噬了!

  步容感覺自己快要死了!

  因為步容與八大金剛九人都被大當家拖住,金哮一人顧頭難顧尾、獨木難支,錦衣衛的兵力嚴重不足,護國軍的實力良莠不齊,唯有虎賁軍還能支撐,南門的戰事逐漸成直線下滑的局面。

  南門城墻乃是京城的咽喉要道,自古以來為兵家必爭之地,一旦奪取了南門,京城盡收眼底,黑衣武士自然以此為重點目標,打開此地,進軍京城,就可順勢而下。

  沖在最前方的錦衣衛已經沒剩多少有生力量了,他們為自己無奈的背叛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后方的黑衣武士大刀闊斧地前進著,架云梯、攻城錘碾壓著同伴與敵人的尸體,它們帶著雪漬、鮮血與肉渣,不約而同地碰上了京城古老的城墻。

  這面古老宏偉的城墻,歷經三千年風霜雨雪,雖有歲月痕跡卻屹立不倒,曾幾何時它是一個王朝的尊嚴,它數十次丟失過,又重新被找回過!

  現在它是整個中土以及所有中土人的尊嚴,如若丟失,就再也找不回了!

  隨著城墻下護國軍、金刀王家以及錦衣衛的兵力銳減,城墻上的箭支與巨石消耗殆盡,虎賁軍對南面城墻的守護已經越來越弱。

  當第一位黑衣武士沖上了城墻之后,虎賁軍將士就徹底地失去了守護能力,后面的黑衣武士源源不斷地沖上了城墻,他們無法,只得拔出自己腰間的大刀,與敵人做著最后的肉搏,沒有大刀的他們不斷揮舞著自己手中的長弓,其中有人更是將長弓掛在黑衣武士的脖頸之上,用盡力氣,即使身旁的黑衣武士已經用長劍將他刺成了窟窿!

  他們誓與敵人同歸于盡!當年豪氣今何在?如此江山怒不平!

  虎賁軍將士與黑衣武士兩方將士各不退讓,徒然在城墻上留下尸山血海,半步也無法進取或者退后。

  金哮心急如焚,他雖然在城墻下奮力殺敵,但是心神卻密切關注著城墻上的動靜,他趕忙對八大將領中僅存的最后一位將領命令道,‘傳我命令,如有率先破云梯者,為守京城第一功!首攻將士,每人獎黃金千兩,傷亡者鑄像立名!’

  同時金哮從金刀王家挑選出兩百精英,排成兩組,護國軍打開城門,讓金刀王家的精英從內側樓梯上城墻,由兩側協助虎賁軍將士守城,最后一位將領緊隨其后上樓,他要帶著將士們居內以攻其外。

  城墻下的錦衣衛與黑衣武士一見城門被打開,就如紅了眼的瘋狗,殺得更兇了,他們死命地往里沖,想要沖進城墻之內。

  ‘關城門,關城門!’護國軍用自己鮮活的身軀擋在冰冷的城門之外,掩護著后方的將士關閉城門。

  城墻上的虎賁軍將士聽到金哮的傳令,原本有些頹靡的精神頓時抖擻了起來,他們配合著金刀王家的精英,與黑衣武士做著殊死搏斗。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更何況這里面摻雜著家仇國恨。

  城墻上,到處都是尸體,鮮血將一片又一片的雪地染紅,刀劍散落一地,風雪不曾停息。

  八大將領中的最后一位,他見到有七八位黑衣武士朝著龍旗跑去,他趕忙提刀,跑上前去,兩刀便砍翻了三位黑衣武士!誓死捍衛龍旗!

  如此舉動,吸引了黑衣武士的注意,一時間,黑衣武士都朝著最后一位將領聚集,虎賁軍將士與金刀王家的精英被分割開來,無法援助,最后一位將領一手握住龍旗,一手擺動長刀奮力殺敵!

  ‘呲!’一位黑衣武士從背后刺穿了他的心肺,通紅的長劍滴著鮮紅的血液,他回頭一刀,那位黑衣武士的腦袋飛到了城墻之下,他大聲地怒吼著,‘不守南墻,莫收我尸!’

  說罷,他便倒下了,他的尸體被上前的黑衣武士剁成了肉泥,那桿早已被他的鮮血染紅的龍旗倒下了。

  最后一位將領的死,徹底地刺激了虎賁軍將士,他們紛紛高呼,‘報仇雪恨,報仇雪恨!’他們懷揣著無盡的憤怒與悲恨,不斷沖鋒,不斷倒下,英勇獻身。

  大當家手中一道黑光照天,只見上百道黑影從遠方高處的天空飛出,他們每個人的背后都裝有一對鐵翅膀,以極快的速度穿過京城的城墻,向著皇宮的方向滑翔而去!

  他們像是南歸的鳥群,遮天蔽日!

  見此情景,步容大驚失色,他以雪為劍,雪劍飛天,直刺‘鳥群’的心臟之處!

  誰曾想,這群人即使身處半空,行動卻依然靈敏,他們紛紛躲避,步容的雪劍消失在天際之間,很顯然雪劍刺空了,絲毫沒有影響到‘鳥群’前進的軌跡!

  ‘他們叫黑鴉,是孤一手苦心培養的,只為了今日!哈哈哈!’大當家仰天大笑道,他一步一步地朝著步容逼近,就像黑鴉一步一步逼近德昭宮一樣。

  城墻上下的中土將士,只能眼睜睜地望著黑鴉一直向北而去,焦急萬分。

  南門城墻之上,就在大夏龍旗被黑衣武士從上扔下的那一刻,所有中土將士,悲憫慟天的這一刻。

看過《浮生三劍》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