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HP黑暗時代 > 第二百零四章:

第二百零四章:

  兩位年輕夫婦亂作一團,努力安慰著自己受驚的女兒。

  加里和阿爾弗麗娜對視一眼,同樣驚訝的情緒傳遞給對方。

  波拿巴先生死因蹊蹺,根本不在他們的理解范圍之內。

  “奪魂咒?”阿爾弗麗娜做出口型。

  加里搖搖頭,肯定沒有這么簡單。

  滿懷心事的二人匆忙用完餐,便起身告辭,德拉庫爾夫婦還在安慰著自家的小公主,見兩位客人要離開,阿波琳起身將二人送出了門。

  阿爾弗琳娜和她擁抱,承諾自己還會再來看她,阿波琳笑笑目送他們幻影移形離開,才關上了自家的房門。

  “波拿巴先生……”阿爾弗麗娜咬著嘴唇在原地踟躕,他們現在位于之前下榻的巴黎酒店大堂內。

  “別想那么多了,”加里寬慰她道,“這些事情和我們都沒有關系,有鄧布利多校長解決呢。”

  “o`*)))唉,也是,天塌下來有個高的頂著呢。”阿爾弗麗娜想想也是,他們幾個的能力完全沒有辦法應對這件事,不說什么伏地魔格林德沃這種頂級黑巫師,就算是阿爾諾多里安他們都解決不掉。

  他們的環游世界旅行繼續進行,從法國里昂到意大利,他們在龐貝古城和威尼斯留下了不少合影,意大利的旅行云淡風輕,并沒有什么預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他們跟著夏季麻瓜旅游的浪潮慢慢挪動腳步。

  歐洲的旅游人數一到夏天總是出奇的多,在地中海附近徘徊了一個周之后他們搭上了前往美國的飛機,準備在大洋彼岸開始新的旅程。

  加里和阿爾弗麗娜的飛機飛過大西洋的時候,赫希底里群島中,還有一場罪和救贖的劇集正在上演。

  貝拉特里克斯手里捧著金杯,跪在赫希底里群島的廢墟上,這里原本有大塊裸露在外的巖石和群山,現在周圍到處都是黑褐色凸起,是巖漿冷卻之后形成的。

  面前是一口巨大的坩鍋,里面裝滿了沸水,正咕嘟咕嘟向外冒著熱氣,金杯中盛滿了綠瑩瑩的液體,貝拉將金杯連同綠色液體小心翼翼的倒入沸水之中,金杯迅速沉底,而那些綠色液體則如同史萊姆一般包裹在金杯的外面,兩者在沸水中來回盤旋,像是在跳一支舞。

  貝拉再從鼓鼓囊囊的懷中掏出一個嬰孩,令人驚奇的是嬰孩渾身都沒有毛發而是被鱗片代替,皮色暗暗的、紅紅的,像受了傷的嫩肉。

  他的四肢細軟,活像一條幼蛇,最讓人扁平的蛇臉,上面有一雙詭異的紅色豎瞳。

  那東西看上去完全沒有自理能力,它舉起細細的胳膊,摟住貝拉的脖子,像是在貪戀她身上的溫暖。

  貝拉在看這個嬰孩的時候眼睛中是抑制不住的狂熱與崇拜,他將嬰孩小心翼翼的放入沸水之中,看起來是要活活將其烹殺。

  嬰孩在看到坩堝底下的金杯時,開心的咧開嘴笑了起來,露出兩顆尖牙,不用貝拉使力,他自己縱身往鍋里跳去。

  撲通的聲音傳來,接著是某樣物體觸碰到鍋底的聲音,貝拉松了一口氣。

  她從懷里打開一個包裹,里面有好幾個試劑瓶,再拔出自己的魔杖,對著天空大喊,“父親的骨,無意中捐出,可使你的兒子再生!”

  其中一個藥劑瓶打開,一小縷灰塵升到了空中,輕輕落進坩堝里。

  平靜的水面破裂了,隨著一陣嘶嘶作響火花四濺,液體變成了鮮艷的藍色。

  接著貝拉從斗篷里抽出一把又長又薄鋒利尖銳的匕首,在月光的映射下泛著銀光。

  “仆人的肉,自愿捐出,可使你的主人重生。”貝拉意志堅定,看著自己的左手,牙一咬心一橫,利刃朝著自己的左臂揮去。

  左手完整無損的被斬了下來,貝拉顧不上止血,連忙把左手丟進沸水之中。

  藥水逐漸變成了火紅色,映照著貝拉特里克斯的雙眼,她癲狂的揮著完好無損的那只手。

  “仇敵的血,被迫獻出……可使你的敵人,復活!”貝拉特里克斯的喊聲響徹整座小島,包裹中又一個試劑瓶飛了出來,里面存有鮮紅色的血液,直直的飛進了沸水之中。

  液體冒著泡將試劑瓶擊碎然后和其中的血液融為一體。

  液體立刻從火紅色變成了奪目的白色,像是一大鍋濃濃的奶油蘑菇湯。

  金杯停止了盤旋,正正好好將嬰孩盛了進去。

  現在坩堝中的水像是添了柴的火堆,噼啪聲不絕于耳,貝拉特里克斯激動的想要透過滾滾沸水看到水底,可是不斷蹦的火星打斷了她的計劃。

  突然,坩堝上的火星熄滅了。一股白色蒸氣從坩堝里升騰起來中,而后一個男人的身影緩緩升起,身形像一具骷髏。

  “貝拉,把衣服給我。”男人的聲音高亢有力,尾音帶著些蛇吐信的腔調,一聽便知他的身份伏地魔。

  這個男人復活了。

  貝拉特里克斯的左手在源源不斷的向外流血,聽到伏地魔的命令之后她顧不上止血,連忙把包裹打開展開里面的一件黑袍,上前披在伏地魔身上。

  伏地魔跨出了坩堝,把衣物展平,看著臉色蒼白如紙的貝拉特里克斯,紅色的蛇瞳中泛起了一絲波瀾,里面蘊藏著貝拉特里克斯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辛苦你了貝拉。”接過貝拉遞給他的魔杖,伏地魔溫聲說道,這種語氣是他對其他食死徒從未有過的,聽在貝拉耳中猶如天籟。

  “伸出你的左手。”他的語氣中帶著不容置疑的命令。

  貝拉將自己斷了一截的手腕朝著伏地魔,他舉起魔杖,在空中舞動畫出一個“7”字,魔杖杖尖上劃出一道類似于熔化的水銀一般的綢帶,隨后綢帶扭曲,變成了一只閃閃發光的人手,像今夜的月光一樣明亮。

  銀手自己飛了下來,對上貝拉斷掉了一截正在流血的手腕上,天衣無縫,完美如初。

  貝拉將手上下翻轉,嘗試用力握了兩下,顯然銀手的力量和控制性都讓她滿意,看向伏地魔的眼神更狂熱了。

看過《HP黑暗時代》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