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大宋捕神 > 第二百一十六章、困惑

第二百一十六章、困惑

  暴雨梨花針是以機括發出,力道至強至疾,難以用肉眼捕捉到暗器的痕跡,尤其是在近距離之內,根本容不得人反應,可能就會被暗器擊中身體。

  縱使是先天高手的護體罡氣,也未必能擋住這暴雨梨花針的力量。

  針尖上所涂抹的劇毒,乃是以南疆鉤吻混合蛇毒淬煉而出,根本就不用擊中要害,只要刺破或是擦傷皮膚,毒素就可沿著傷口進入體內,三個呼吸之內,即可讓人全身血液停止流動,當場斃命!

  整個武林之中。

  入神境界之下的武者,對這暴雨梨花針無不萬分忌憚。

  好在這種暗器屬于唐門秘傳,甚少傳與外人,就算在唐門內部,也只有少數弟子擁有這種暗器,做為最后緊要關頭的防身之用。

  當然。

  以龐飛的家世。

  想要得到一套暴雨梨花針來防身,那還是綽綽有余的。

  就算不看在他父兄的面子上,唐門也得看在他姐姐的份上獻出一套。

  不過這種暗器鍛造的過程也極為不易,至少要耗費三年的時間,才能成功鍛造出一套。

  而一套暴雨梨花針也僅僅能使用三次而已,三次之后里面的機簧自動報廢,就只能當成個紀念品了。

  想到這兒。

  聶烽將龐飛手中的暴雨梨花針拿在手中,對準身前的大樹按動上面的機括。

  ……咔……咔……

  只聽見盒子里機括發出的聲響,卻不見一支銀針從中射出,而且從手感和聲音也能聽出,龐飛手中的暴雨梨花針,已經變成了廢品。

  聶烽眉頭鎖起。

  龐飛平日里雖然囂張跋扈,但身邊的護衛都是高手。

  而且據聞人月瑤說他平日里也很少離開京城,在京城內想必也無人敢招惹他,就算有奉善他們三個也能打發了,完全用不到這種暗器。

  所以龐飛手中的暴雨梨花針,有很大的幾率是在今晚接連射出了三次,而所針對的目標,就是那個殺了他的兇手!

  聶烽站起身向遠處走去,仔細打量著四周。

  最終在一處墻壁上發現了痕跡。

  針痕四周微微發黑,隱隱還散發著腥臭味道,想來應該是暴雨梨花針所為。

  不過聶烽仔細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第三處痕跡。

  要么就是龐飛手中的暗器只發出了兩次。

  要么……就是第三次的痕跡并不在這里,而是在兇手的身上!

  聶烽方才檢查過龐飛咽喉處的傷口。

  形狀很特殊,呈螺旋圓形,還有著鋒利的刃口,而且勁道很強,直接洞穿了他的喉骨和頸骨,并不像是普通兵器所造成的。

  就在聶烽想要進一步查看的時候。

  巷子外面卻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什么人?”

  原來是鑄劍城巡夜的弟子,發現了這里的異常和漸漸濃郁的血腥味。

  聶烽知道若是讓他們碰見自己在這里,那情況可就大大不妙了,于是身形輕閃躍上屋脊,接連幾個跳縱就消失在月色之中。

  緊接著。

  就是一聲驚呼從巷子里面傳來。

  …………

  翌日清晨。

  一個消息就傳遍了整個鑄劍城。

  大宋宰相的二公子龐飛死在了鑄劍城。

  與之一起身亡的還有太平道教主張恩的弟子盧陽!

  可矛頭卻直指契丹和西夏。

  有人說,契丹嫉恨當年雁門關之戰的慘敗,但是又奈何不了雁門關的龍衛軍統帥龐岳,所以便殺了他弟弟,來發泄心中的郁氣。

  還有人說是西夏國的高手所為,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挑起契丹和大宋的紛爭,從而他們在其中得利……

  而等念蒼穹來到紫薇閣時,聶烽正安心的在房間里吃著早飯,對于外面發生的事情置若未聞。

  “聶兄,外面現在都亂成了一鍋粥,你竟然還能吃得下去,我可是真佩服你。”

  念蒼穹苦笑著說道。

  “人都已經死了,再急也活不過來,現在只要找到是誰殺的就行了。”

  聶烽放下手中的筷子。

  “問題的關鍵就是這里。”

  念蒼穹嘆道:“昨晚有幾個弟子可能發現了兇手,但對方的輕功太高,等幾個弟子發現不對的時候,早已經抓不到人了,不過我想那人未必是真的兇手。”

  “聶兄,你說呢?”

  聶烽聽了之后。

  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少城主說的對極了,反正閑來無事,一會兒我也跟你一起去看看,或許能找到什么線索。”

  聶烽打了個哈哈。

  念蒼穹點點頭,突然話鋒一轉,說道:“昨天晚上聶兄休息的可好?”

  “還不錯。”

  聶烽輕笑道:“雖然有幾只老鼠在那擾人清夢,不過不足為慮。”

  “那就好。”

  念蒼穹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

  聶烽也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這紫薇閣只有與鑄劍城關系密切的人才能入住,昨晚發生在這里的事情,自然也瞞不過他們的眼睛,聶烽在聞人月瑤那里擊斃奉善和盧寒的事,想必他們也早就知道了。

  簡單收拾了一下后。

  聶烽便和念蒼穹離開了紫薇閣,來到了城主府內一個僻靜的房間,房間內空無一人,龐飛和盧陽的尸體就擺放在兩張長椅上。

  “藥老已經檢查過兩人的尸體了。”

  念蒼穹掀開盧陽身上蓋著的白布,說道:“盧陽身上的傷勢有兩種,一種傷勢是被純陽內力所傷,而另一種傷勢是被至陰內力所傷。”

  “本來兩種傷勢那個都能要了他的命,不過經過藥老的檢查,發現他最終還是死于黑煞掌之下,可是當年黑煞老人被昆侖玉虛子所殺之后,這門武功就已經失傳了。”

  念蒼穹臉上出現一絲困惑。

  “黑煞掌的秘籍被白蓮教的人得到了。”

  聶烽將關家莊的事情簡單說了一下。

  畢竟鑄劍城地處遙遠,中原武林發生的很多事情,未必能傳到這里來。

  念蒼穹聞言,面色微微一變。

  “聶兄的意思是白蓮教的人進入了鑄劍城?”

  “沒錯!’

  聶烽點頭道:“白蓮教向來唯恐天下不亂,此次名劍大會規模更是前所未有,正邪兩道都沒有忌諱,他們又怎么能不來湊這個熱鬧。”

看過《大宋捕神》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