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盛世皇妃亂世情 > 第三九四章 情非得已難自知

第三九四章 情非得已難自知

  方中愈搖搖頭,“不好說...他找的都是江湖人物,我覺得還是發動宮變的面大;因為這些人人數并不很多,想造反跟軍隊護衛對抗不可能、只能發動小規模的戰斗。”

  “難道他想殺了他父親?”張曦月微微蹙眉,“也不是沒有可能啊...刺殺太子的事情就是他鼓動朱高熙干的。

  他的心夠狠毒的、想使個一石二鳥的計策一舉除掉他兩個哥哥,為了爭權奪位連親哥哥都能殺、父親怕是也不算什么了。”

  “一切都有可能,歷史上也有很多類似的事情發生過。”

  “中愈,你說...該怎么對付朱高燧呢?”

  方中愈想了想說道:“有兩條路可走,一條就是想辦法把他找的這些外援都打掉;第二條是做好準備,等他舉事時一網打盡、連同三皇子本人在內。”

  張曦月想了一會兒,微微搖頭說道:“我感覺后一條不可行,因為不太好把控,萬一他不是制造宮變而是派這些江湖高手來刺殺太子怎么辦?

  再則,就算他想制造宮變也不好把握他們的行動時間,如果他突然行動控制了朱棣、強迫他廢了太子改立他為太子,然后再殺了朱棣...”

  “嗯嗯,小姐顧慮得是...那就走頭一條路,把他找來的這些人都打掉。”

  “用什么理由呢?總不能隨便抓人殺人吧?那樣做就授人口實了。”

  “可以先從鐵血盟下手,”方中愈說道:“我知道鐵血盟在京師主營堂院和鹽,大明律不禁堂院卻禁私鹽,可以從這方面入手。

  他們的鹽票八成都是三皇子弄來的,查起來也可以找御史彈劾他違紀,只是...不知道小姐你肯不肯對付鐵血盟。”

  其實這其中有他的一部分私心,他想通過打擊鐵血盟救出齊楚嫣,對抗朱高燧保護下的鐵血盟只靠他一己之力是不可能的、所以得找個強有力的后盾才行。

  張曦月靠在椅背上,眨著兩只大眼睛看著他,忽然嘆了口氣說道:“中愈,這也是讓我矛盾的地方,你也知道我和鐵血盟的關系、你說我該怎么辦?”

  方中愈想了想答道:“小姐,如果你只是想報殺父之仇就按你先前的計劃,力保太子接皇位、然后是瞻基,只要瞻基做了皇帝就有機會殺了朱高熙;

  你若是想了結張家跟朱家的恩怨就去跟鐵血盟聯手,找機會血洗皇城殺盡朱家所有人;但是成功的幾率會很小、不止是因為皇城里護衛眾多,更有許多朱姓子弟在外手握重兵。”

  張曦月喔了一聲,“你說的有道理,就算殺了朱棣這一家人也不可能得到軍隊的指揮權...”

  “所以家族恩怨...還是先放到一邊吧。”

  “嗯,那就繼續我先前的計劃,這件事情還得你來做我才放心,但是...”

  方中愈疑慮道:“查私鹽是小事情,如果由北鎮撫司來做會不會太明顯了?而且太子殿下也不能給撫司直接發文書呀!”

  張曦月說道:“我也這么想的,但是如果讓工部鹽司來查...我又擔心他們徇私枉法起不到效果。”

  “讓鹽司去查肯定是不行了,還是...設法揭露他們的身份,到那時三皇子也不敢出面袒護了。”

  “嗯嗯,這個法子可行,但是怎樣揭露只能是由你來想辦法了。”

  方中愈思索了一番,說道:“小姐,你讓太子殿下下文書給鹽司,就說近來鹽稅流失嚴重命他們徹查、要應天府配合,我有辦法讓他們自己說出身份。”

  張曦月點頭,“好,就這么辦,你需要幾天準備時間?”

  “不需要準備,我讓應天府的人一直盯著鐵血盟呢!什么地方有他們的鹽局都清清楚楚。”

  張曦月微笑著看他:“你真是我的好幫手,中愈...”她的眼波流轉忽然望向了別處,抿嘴說道:“算了,不說了。”

  方中愈心中納悶,“小姐,你要說什么呀...?”

  “師父...”這時候小玉領著朱瞻基走進來,瞻基看到他就跑過來,“你好久沒教我練功了,我都...都不會了。”

  “我今天就是來教你的...。”

  看著方中愈和瞻基走開張曦月心里有點亂,其實剛才她想問方中愈有沒有中意的女人,想把印曉苔或者小紅許給他;但是話到嘴邊又突然覺得不妥,而且心里酸溜溜的不舒服。

  這時細細想來發現自己是舍不得,不是舍不得小紅和印曉苔而是舍不得方中愈,感覺這么好的人給她們太可惜了、應該...應該留給自己才對。

  這個念頭一涌現張曦月不禁臉紅心跳,暗罵自己不像話,一直都是拿他當弟弟看的怎么突然想到那上面去了...

  其實人的感情都是在潛移默化中逐漸產生的,是好感一點點積累到一定程度才轉變成感情的,這個過程往往會被很多人忽視、直到某一天才猛然發現自己愛上了某個人。

  張曦月便是如此,之前她只是覺得方中愈越來越親近,長時間見不到便會時常想起;她自以為自己拿他當弟弟看,直到有了這個契機才猛然發現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舍不得把他給別的女人想自己擁有、不是愛又是什么?

  每一個人都需要感情,特別是張曦月,年少成孤的她本就缺少關心愛護;張麟夫婦畢竟是養父母很難有真摯感情,而一直陪伴她的印曉苔又是少不更事的女孩,所以遇到朱高燧后她才會愛的那么深。

  但是當她意識到朱高燧初時只是貪戀自己的美貌、后來是為了獲取朱高熾的信息才接近自己時,那份初戀的感情瞬間土崩瓦解了。

  情感上陷入真空的她急需一份感情寄托,所以一直對她有巨大幫助的方中愈便成了第一人選;兩個人有類似的人生經歷、又曾經共同患難、而且彼此欣賞,喜歡上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并不能說明張曦月的人品有問題。

  張曦月看著方中愈瀟灑的身影漸漸出了神,就連小紅何時走近的都沒有發現。

  小紅看到她的神色再順著她的目光看了看方中愈,心里不禁一沉,穩了穩心神才輕聲叫了聲太子妃。

  張曦月猶若未聞,仍然呆呆的看著方中愈。小紅只好提高了音量,“回稟太子妃...。”

  “哦...”張曦月這才驚覺,急忙收回目光,“有事嗎,小紅。”

  “回太子妃,太子爺派人來說請您過去一趟,有要緊的事情。”...

看過《盛世皇妃亂世情》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