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的系統會作怪 > 第524章 周魚
  “都說迷失島內危險大,為啥我們這么安全?”

  在一株三星玄力草不遠處,十歲名身穿獵人服裝的男女,蹲在不過多處,打量著那只五級玄獸。

  這是一只熊類玄獸和,身高近一丈,坐在地上盯著前方,顯然已經感覺到了危險。

  所有人都,這些守護獸,都是在和周圍玄獸大戰勝利才能留在那里,等守護的天材地富一成熟,便會立即服用。

  而這種能類玄獸,已經有了些許靈智。

  它沒有選擇攻擊,而是等待。

  “老大,這可是只五級玄獸,我們能應付嗎?”一個中年玄者問道。

  帶隊的是一句女子,它穿著一件緊身服,面容嬌好,不屑道:“怕什么,不就是一只五級玄獸而已,老娘又不是沒有殺過,我斷的兩根手指,還是和五級玄獸大戰時被咬斷的,。

  一會只要聽我指揮,便可以將它拿下,明白嗎?”

  眾人點頭會意,女隊長站起來,向前走了一段距離。

  “吼。”

  聽到吼聲,陳天才他們加還前奔。

  剛到,便看到一只丈許高聽黑熊站直的身體落下,向前面一名好了沖去。

  黑熊身軀巨大,身體隨著奔跑規律晃動著,地面也都輕微晃動起來。

  十數名獵人,已經向練到黑熊身后。

  “攻擊。”

  女子大喝一聲,所有人的武器已經向黑熊攻去。

  剛一交手,黑熊便被砍了幾刀,可他的得爪,也將兩名獵人擊飛到數丈外。

  女子飛身而起,手中長劍刺向黑熊腦袋。

  黑熊雙眼突然充血,不頂身后攻擊,也向女子沖了過去。

  它能感覺到這女子實力最強,所以它想先將她干掉。

  “噗”

  長劍刺中,卻了一些,將黑熊腦袋上一塊皮切掉。

  黑熊大怒,抬起熊掌向女子胸口刺去。

  他的速度極快,女子還沒反應過來,胸口已被黑熊擊中,鮮血濺起,倒飛而去。

  其他獵人見壯,都向黑熊沖去。

  如果不能將它殺死,恐怕會有數人交待在這里。

  突然,黑熊直起身子,怒吼一聲,震得眾獵人身形一滯,氣勢都消失了大半,甚至有人已經屎尿齊流。

  這隊伍本就臨時組建而成,實力相差極大。

  就連領隊女子,也才中級力四級左右,哪里會是這只黑熊對手。

  而且,黑色攻擊女子時,進入衛狂化狀態,攻擊速度與力量都得到了加強,就算女子實力再提升一級,也不是對手。

  見狀,王映雪冷聲道:“這種實來這里,不是送死嗎?”

  說話間,黑能身體周圍溫度突然驟降,它的毛發根根立起,眼神充滿恐懼。

  片刻后,它已經成了一座冰雕。

  陳天才笑道:“你是不知道他們生活有多苦,不然的話,也不會冒死來采天材地寶了,只不過聽說季節最危險,他們若是晚些時候來的話,或許遇不到這種危險。”

  “多謝。”

  女子捂著胸口站起身來,鮮血還在向外流著。

  陳天才扔給他一顆療傷藥,“你們趕緊走吧,這里你們應付不了。”

  女子服下療傷藥,不舍的向那株三星玄力草望了一眼,開口道:“我們走吧。”

  “等等。”

  陳天才拿出一千金玄幣,閃身來到三星玄力劃旁邊,和之前一樣,瞬間將其吸收掉。

  “這次有點感覺了。”

  陳天才笑了笑,那些獵人卻一個個目瞪口呆。

  以他們的誰知,怎么可能有人吸收得這么快。

  那可是三星,而不是一星玄力草啊。

  可看到黑熊雕像,他們倒也明白了許多。

  這些人實力,至少也得是高級境界吧。

  見他們還沒走,陳天才問道:“還有事嗎?還是這點玄幣不夠買這株草?”

  女隊長搖頭:“夠了,還多了一些。這樣一株玄力草,市價在八百金玄左右,這也是我們為什么要來采這株的原因。”

  “見你們玄力等級應該不低,不知道有沒有興趣去采紫靈草?”

  “紫靈草?”陳天才蹙眉,那可是他從來沒有說過的東西。

  “在哪里,帶我們去。”

  周若煙眼神放光,他記得那株草正是余冰蓮所要的一種。

  女隊長將金玄幣分配完畢,帶著他們向迷失島更深處走去。

  趙往前走,迷霧便越濃,他們只能靠玄識感知危險。

  “我爹也是獵人,但實力可比我強多了。去年他和人來迷失島,在一處隱蔽處發現了一珠紫靈草。

  紫靈草沒有品級,也不能提升玄力等級,卻能治療精神創傷。

  但守護那里的玄獸厲害,我爹說,至少要達到高級玄力的數人才能殺掉。”

  陳天才道:“你帶我們找到后,我會再給你一千金玄幣,同時還會把你安全送出島,怎么樣?”

  “不用。”

  女子面色一紅,“你剛才那顆療傷藥都不止一千金玄幣,而且你們又救了我們那么多人,算是對你們的報答。”

  陳天才沒說話,但已經要決定照做了。

  這個季節進來的人少,他要趁機多找到些提升玄力的東西,這外圍,短時間內不會離開。

  女子拿出一張地圖,仔細辯認。

  “應該就是這塊石頭。”

  女子在一塊大石頭上尋找起來。

  石頭長滿青苔,女子用匕首將其刮掉,終于找到一個小魚標志。

  “我叫周魚,這是我爹做的標記,一條小魚。”

  女子‘周魚’得意說道。

  陳天才笑道:“我叫陳天才,他們是我的師兄師姐。”

  “陳天才?”

  周魚尖叫起來,雙手捂嘴,一臉不可思議,“你該不會是那個在萬山城相親的陳天才吧?”

  聽到這話,陳天才面色一僵,尷尬道:“是我。”

  寧川笑道:“周魚,那次你也參加相親了?”

  “沒有,我的天賦哪里有資格去參加相親,不過我表妹去了,他的天賦我家族中最強,只不過,和那些天之嬌女比,還是差了太多。”

  “陳師兄,沒想到你居然還相過親,師妹怎么不知道?”

  王映雪冷眼看去,聲音冰冷至極。

  周魚猜到大概,立即道:“那是城主舉辦的相親,聽說他也是被逼迫而去。

  而且,他不但沒有相中任何人,反而還萬全了不少人。

  許多人因為他那么一鬧,沒成的都成了。”

  陳天才離開后,到底發生了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卻沒想到自己的舉動影響那么大。

  “那萬年青呢?”

  “他啊,自然是夢想成真了。”

  “那就好。”

  陳天才笑了笑。

  能夠成全這么多人,恐怕這世界,也就只能他能辦到了。

  “聽說今年要舉辦相親節,附近許多城鎮的人都來報名了,你要是有空的話,也可去看看。”

  陳天才連連擺手,正色道:“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不但非她不娶,也只娶她一個的,師兄、師姐他們倒是可以抽空去去。”

  “找死是吧。”

  眾人鬧成一團,氣氛也變得輕松起來。

看過《我的系統會作怪》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