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瘟疫醫生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凱齊婭-梅森【求月票,求訂閱】

第三百八十五章 凱齊婭-梅森【求月票,求訂閱】

  喬伊斯先生把煎好的雞蛋上了碗,又切了幾塊面包煎熟,就拿去上桌了。

  餐桌是放在廚房邊的一張老舊木桌,桌上滿是斑駁的油漬,有些位置還有霉斑。醫學狗對于衛生的要求通常比別人高一點,但顧俊餓得肚子打鼓,一坐下就大口吃起這煎蛋,走地雞的自然蛋,還挺美味。

  “那是怎么回事?”他問起老頭先前說的印斯茅斯前兩年的事件。

  “外界能知道的情況很少。是前年末到去年初那個冬天,很多人說是因為那里有人走私酒水了。但我知道不是,杰克打聽過很多發財路子,包括這個,印斯茅斯根本沒人賣私酒。”

  喬伊斯先生對這種說法很不屑,“那次抓了很多人,可他們被押去了哪里,誰也不知道,沒有審判的消息,連新聞也幾乎沒有,有過一些團體抗議,但很快就被聯邦政府壓下了。那里絕對是出了事的。”

  顧俊沉默地皺眉,會不會是FBM針對印斯茅斯的一次行動……

  在他的故鄉世界,那邊不存在印斯茅斯這個地方,FBM也就根本沒有過這方面的行動。

  但是在這邊似乎不一樣,這聽著像是政府把很多邪信徒、異類生物一口氣抓走了。

  “我只是想討個公道。”喬伊斯先生啃著面包,聲音悶悶的,像有點哽咽,“我去找警察問過,沒人理會我,我去找媒體問過,也沒人理會我。我那些老朋友,要么覺得我瘋了,要么就是不想惹麻煩。”

  “老先生,也許。”顧俊說道,“也許我能給你調查一下。”

  “哦?”喬伊斯先生雙眼放光。

  顧俊想自己得用一個更有說服力的說法,適合自己這個身份,就道:“我才來到這個國家,需要找點活干,賺點錢。我可以幫你去印斯茅斯那邊調查,我是東方人,或許能混進去。”

  “顧先生,你肯定能混進去!”其實喬伊斯先生就有想過這個主意,因此語氣興奮:“你能裝成大袞信徒!”

  “是的,但我需要先了解多些情況。”顧俊點頭,“我想知道,印斯茅斯有過關于女巫方面的傳言嗎?”

  在這個地方,談女巫色變,要是早個兩百年,這樣私下妄議女巫,分分鐘就被告通巫之罪,也是要受審判的。

  “女巫……”喬伊斯先生瞪目,有些好笑的道:“這么說吧,我們這里什么都事關女巫。老約翰家沒了幾顆雞蛋,那是女巫偷走的吧?老卡特家的狗晚上總是吠,那是看到女巫吧?之如此類。”

  老頭兒邊說邊吞下面包,有點嗆著,“你看,現在說不定也是女巫在偷聽著我們說話,害我嗆的。”

  顧俊卻心頭一寒,看著老先生在燈光下的倒影,而外面的天色已經漆黑下來……

  他知道,并不是沒有這種可能,小可豆說過的“影子”。

  “女巫這,女巫那,我從小就聽得耳朵生繭。”喬伊斯先生不以為然,“印斯茅斯,那地方當然也有女巫傳說。但我打聽過,跟大袞教沒什么關系。倒是在阿卡姆,在那里有一間‘女巫之屋’。”

  顧俊意外了,“阿卡姆”,剛才他聽到這個地名,本以為只是一個普通地方,但現在聽來,似乎也不簡單?

  “阿卡姆?”他問道。

  “阿卡姆是我們這片少有的城市,算是吧。”喬伊斯先生說道,“那里也充滿著各種怪異的傳說。其中一個就是跟女巫有關的,我得先給你講講當年塞勒姆的那個女巫案子。”

  顧俊其實以前就聽說過,但當下還是聽老先生講述起來,畢竟這邊的案件情況可能不相同。

  但他聽著似乎還是一樣,就是這個事情,塞勒姆女巫審判案。

  那距離1929年也有兩百多年了,在馬薩諸塞州塞勒姆鎮,先是一位牧師的女兒突發一種怪病,之后平時與她一起玩的幾位女孩也相繼出現癥狀,接著小鎮的一些其他女孩也發病了。

  “她們會尖叫,有時候身體抽搐,神智會瘋了一樣,會發出念咒似的怪聲。”

  喬伊斯先生說著這些已然無法考證的歷史,“當時沒人知道那是為什么,醫生也沒辦法解釋。”

  顧俊沉默,在醫學界,塞勒姆這事也是個歷史謎案。

  妥瑞氏癥?起碼不是普通的那種,因為這個病不具有傳染性,而且不會造成譫妄狀態。有一種假說是“麥角病”,是由于服食了有真菌“麥角菌”寄生的黑麥而致的麥角中毒,只是解釋不通為什么一開始都是女孩發病。

  由于這場瘟疫,當時塞勒姆小鎮幾乎人人被指控,要么是女巫,要么是通巫者。

  老頭兒說,這造成數百人被監禁、被折磨,數十人被絞死、用石頭砸死、燒死等。

  “那時候其中的一個女巫,凱齊婭-梅森。”喬伊斯先生又道,“后來不知道怎么的,這個女巫從塞勒姆監獄里逃走了,就那么突然消失不見了!當時的獄卒發了瘋,說看到凱齊婭-梅森用曲線、折角什么的打開了空間……”

  說起這些來,老頭兒即使對邪惡力量半信半疑,也覺得荒誕。

  在老頭看來那些大袞教異教徒并沒有什么超乎凡人的本事,搞的獻祭只是普通罪惡行為而已。

  而這些女巫傳說就更是如此,不過是后人添油加醋、牽強附會而已。

  如果喬伊斯先生相信真的有惡魔存在,那倒不會對眼前的東方小伙子有什么好面色了。

  但是顧俊聽得越發心寒,他們一直搞不明白,按小可豆說的,那道女巫魅影是以什么力量從墻角走出來……

  現在,他很清楚這種穿越空間的事情不只是傳說,只不知道“凱齊婭-梅森”與這事有沒有關系。

  “反正凱齊婭-梅森住過的舊屋,就在阿卡姆。”喬伊斯先生說,“據說那里也很多怪事,大家嫌晦氣都不想靠近。”

  顧俊驟然有過另一個想法,自己到了這個時空來……

  會不會,阿卡姆是比印斯茅斯更重要的地方?那間“女巫之屋”會不會有什么重要的線索?

  凱齊婭-梅森會不會就是那個女巫,或者,是有一千張面孔的存在?

  正當顧俊沉思著,屋子外面的幾只狗突然紛紛猛吠起來,一股吵雜聲也從遠處傳來。

  “老喬斯,你個老混蛋,有人看到你把那個異教徒帶回家了!”

  “你個該死的老東西,把那東方人交出來,你想害死我們嗎,像害死杰克那樣!”

  “滾開,你這畜生!”

  隨著一聲大罵,狗只的慘叫聲猛然響起,那幾只狗顯然被打了,頓時逃竄開去,吠叫聲變得更加慘厲。

  “該死的,該死的……”喬伊斯先生放下手中面包,站了起身,氣得胡須顫動,“那幫野蠻人來了,該死的!”

  :。:

看過《瘟疫醫生》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