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一昭升仙 > 第381章 破碎虛空

第381章 破碎虛空

  睚眥真人猛然環顧四周,警惕道:“誰!”

  他面前的空中突然被撕開一道裂縫,一團魔氣赫然涌出。

  破碎虛空!

  睚眥真人大駭,待他看清這魔氣背后的現出的修士時,整顆心不由巨顫:“鏡…鏡魔君!”

  他認出了來人是西極令人聞風喪當的鏡魔君,魔宗殿的兩大護法之一。

  這個冷艷至極的高階女魔修,他曾在西極有幸遠遠的見過一回。

  鏡游花凌空而立,赤紅色的眼眸微轉,瞬間將面前的睚眥真人禁錮在半空中。

  睚眥真人心中的恐懼就像海水一般涌現,頃刻間將他淹沒了。對上那雙赤紅色眼眸時,他就覺得渾身上下撕裂般的疼痛,瞬間他的身體爆炸,炸成了碎片,血肉飛濺,‘嘩啦啦’撒了一地。

  “不!”

  睚眥真人驚懼出聲,回神間已如缺水的魚一般瞪大了眼睛,低頭一看自己的身體還在。

  方才那是幻覺!卻讓他真實的感受到了身體四分五裂的滋味。

  “魔君,饒命!”睚眥真人不管不顧的喊叫起來。

  一只手托起了倒在樹洞里的千里,卻是不知何時出現在鏡游花身前的凌簇。

  下一刻,凌簇手一伸,睚眥真人的身體不搜控制的撞到了那棵大樹上,整個身體的血液都在翻滾。

  此刻不可一世的睚眥真人就像是粘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睚眥真人感覺死亡的氣息已縈繞周身,當看清鏡魔君身前的紅衣魔修時,當下就想到了這是神鷹城內被傳得沸沸揚揚的高階魔修,不但鬧的神鷹城一片打亂,還引得凈塵寺的苦覺和尚和遂陽派的高階陣法師言玦真君與之斗得不可開交。

  這一刻,睚眥真人覺得自己簡直離死不遠了,竟然在這地方遇到這兩大魔修。

  濃郁的魔氣化作一只大手緊緊勒住了他的脖子,將他提了過來。

  凌簇將千里腳上的鎖鏈一捏,瞬間有一團幽冷的靈火化去了鎖鏈。下一刻,這鎖鏈就像活了一般捆住了睚眥真人的腳,將他倒掛在樹干上。

  睚眥真人驚懼交加,忙不迭的掏出一個棕色的瓷瓶,喊道:“前輩,這是解毒丹,專解火螞蟻的毒。”

  凌簇目光一寒,整個瓷瓶在空中爆炸,其中的丹藥落入了他的手中。

  給千里喂下了解毒丹,千里僵硬的身體瞬間就軟了下來。

  “毒是解了,這只天鷹這只腳恐怕是廢了。”鏡游花道。

  他當即喊道:“魔君,不會廢,還有救,還有救!”

  凌簇冷哼一聲。

  下一刻,睚眥真人就發出一聲劇烈的慘叫聲,但見剩余的鎖鏈如游蛇一般纏住了他的右腿,迅速收緊,深深嵌入,接著像鈍刀割肉一般,慢慢的絞斷了他的那只腿。

  凌簇冷然道:“本君小師妹的鷹,你也敢碰?”

  睚眥真人疼得面目扭曲,以一種詭異的姿勢僵在半空中,眼中滿是恐懼和絕望。

  鏡游花掰開千里的嘴巴,往里面丟了一個紅色的丹藥,瞬息千里身上光芒大漲,那些在樹洞里蹭的傷口全部消失不見,凌亂的羽毛也被理順,腳上的傷口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只不過還是以一種不正常的角度扭曲著。

  丹藥入口的瞬間,千里就睜開了眼睛,看到凌簇不由得激動叫喚起來。

  凌簇道:“人呢?”

  千里揮動翅膀,指了指樹干,指了指天空,又來回的扇動幾下。

  凌簇蹙眉:“撞飛了?”

  鏡游花道:“恐怕它說的是那日飛舟撞上樹干,之后他們就不見了。”

  千里又激動的叫喚起來。

  雖然千里靈智早開,可凌簇和鏡游花歷來沒和靈寵打過交道,聽不懂它嘰嘰喳喳到底在叫喚什么。

  千里故技重施,當下沖儲物袋里掏出紙筆來,可是它的爪子扭曲著根本無法動彈,它試了幾次,別說寫字了,就是控制筆揮舞都做不到。

  “魔君……我能知道它說什么?求魔君饒命。”睚眥真人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忍著雙腿的劇痛哀嚎道。

  凌簇冷然一眼,成功嚇得睚眥真人不敢再叫喚。

  “說!”

  睚眥真人欣喜若狂,道:“東嶺有一門派,以御獸得名,他們的功法之中就有和靈獸對話的。”

  鏡游花道:“你說的東嶺極東的沐生門。”

  極東距離這里可還有個十萬八千里,饒是他元嬰修士虛空隱遁,也要耗不少時日。

  睚眥真人急忙道:“魔君,不用遠赴萬里,這就有沐生門的修士。”

  說著他快速的打量下方,卻沒發現秦煙的蹤跡。

  “人呢?”鏡游花冷然道。

  睚眥真人臉色頓時慘白:“魔君,那沐生門的掌門夫人方才還在這,她一定是躲起來了!”

  ……

  程昭昭沒能和姬君溯討論他桃花旺不旺的問題,因為在她說完那幾句話之后,姬君溯就從懷里掏出一本白皮冊子,默默的看起書來了。

  經過那么久的相處,程昭昭是知道這種時候姬君溯是不愛搭理人的,當下也不自找沒趣,從地上爬起來打算到院子外走走。

  只不過還未等她走出幾步,面前就似有一堵無形的墻,阻了她的去路。

  程昭昭嘗試著別的方向,卻發現這堵墻是一個環形,以中間這棵銅錢樹為圓心,半徑不足三米,就連廚房她都去不了。

  被禁錮在這一畝三分地里,程昭昭百般無奈,晃晃悠悠又回到了姬君溯身前。

  程昭昭干脆坐到了姬君溯身側,探頭來打量他的白皮冊子,這一看不要緊,她立即就被里面寫著的飛升之道所吸引。

  天楚大陸自與各界互通往來之后,人修、魔修、妖修、冥修就成了這個大陸的主宰,無論是哪一種修為方式,最終都將以修為大乘,飛升上界為目標。

  而飛升之時,修士會在一特定的虛空之所,登上升仙梯,承萬鈞雷霆鍛體凝神,以鍛仙體。

  屆時,那處特定虛空,也如海市蜃樓一般折映在天楚大陸上空,被四方修士瞻仰矚目。

  但也有修士入升仙梯時選擇了隱匿身形,四方修士便只能見升仙梯上霞光萬道,卻無法窺見是何人成了大道。

  :。:

看過《一昭升仙》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