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婚內謀情:總裁太心機 > 第1137章 又重逢
  “盼盼。”

  “怎么了?”顧盼盼還沒問完,歐陽快步過來,張開雙臂擁她入懷。

  在她耳邊輕語,“歡迎回來。”

  顧盼盼默不作聲地彎了嘴角,手掌貼著他的后背,“你說你是不是傻。”

  可她聲音被淹沒在歐陽收緊距離里,緊緊地貼著她。

  抱了一會兒,顧盼盼推開他,不好意思地環顧周圍,“好多人看著,我們先走吧。”

  “好,去你家還是去我家。”歐陽問得毫無違和感。

  顧盼盼當即黑了臉。

  “看來是某些人閨中寂寞,要找個人排遣。”

  顧盼盼把歐陽比作深閨怨婦,不,他還要可怕,還要寂寞。

  “我不是那個意思……”歐陽心中怨懟自個兒,動作和語言同步了一回,還用錯了人。

  “開車。”

  顧盼盼懶得與他廢話。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宋默爾輕喃。

  這句詩她之前讀給優子聽,優子知道什么意思,看著宋默爾的方向微笑,“默爾,你是在擔心老板要帶給你看的朋友嗎?”

  “嗯。”宋默爾承認,她沒什么朋友可以說話的,講給優子聽緩解一下,“我是在想,他說之前這個女生離開了他們一伙人,現在又要加入進來。”

  “沒什么奇怪的,有的時候,都是逼不得已的選擇。”優子聯想到自個兒背井離鄉,漂洋過海地來到江城。

  僅僅是六個小時飛機的距離,不能遙望到那座小島的她,依舊是意難平。

  “可能是吧,我們也不知道當時是什么狀況。”宋默爾好奇她的來訪。

  K換好家居服出來,“在討論什么。”

  “我去把菜準備好。”優子退出了書房。

  宋默爾把捧著的書放到小桌上,“沒什么,在想你的那位朋友。”

  是個女生,她便會在意。

  K好笑,“有什么想的?待會兒你就見到了。”

  宋默爾抿嘴,“她可是很重要的人。”

  K點頭,“對,對于我們她的確是非常重要。”

  他忘記不了,去年因為顧盼盼不在,而引發了馬丁和歐陽因為公司年終的事情大吵一架。

  要是有顧盼盼在,那些都不是問題。

  “是嗎。”宋默爾不想說話了。

  這怕是個非常厲害的女生。

  百聞不如一見,宋默爾在心中道,她看到了就會知道。

  可是,這么想不能打消她的焦慮。

  好不容易住進這棟小房子,有個可愛的優子陪著她,照顧她,最主要的是,k在身邊,一心一意的喜歡她。

  現在告訴她,她不是對他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另有其人,馬上就來了,可能要把他的注意力分走一半了,不能隨時隨地都緊張她了……宋默爾想想就覺得受不了。

  她被疼愛得太過舒服,不想回到孤單一人的時候。

  K瞧她低頭不語的樣子,額頭靠著她的,使得她把目光抬起來,“怎么了?告訴我,被一個人悶在心里。”

  “我不知道。”

  宋默爾回避了這個問題,她不想做一個善妒的女人,連男友的一個異性朋友都容不下。

  其實,她容不下,容不下一個對于他來說,十分重要的女人。

  聽他說,她年紀不大。

  甚至是可以用少女來形容了,她的離開是對他們的重創,她的回歸便是天降的幸福。

  多么鮮明的對比。

  宋默爾自覺只對k有丟丟用處,對其他人都沒有。

  看來還是出去找工作吧,事情橫向縱向,如此離奇,卻也到了現在。

  她不能永遠躲在這里療傷。

  “你是不是在盼盼的事情?”

  她記得他說那個女生叫,顧盼盼,他念出的盼盼兩個字,親昵又關切。

  沒有一絲一毫的疏離和不適應。

  即使過了這么久,這個女生沒有跟他們聯系,他仍舊是想著她,念著她的吧。

  “不是,不是她。”宋默爾否認了,除了否認也說不出來什么話。

  她要是承認了因為那個女人妒忌,不開心,憂心忡忡,在敏感的k心里,一定會留下不好的印象吧。

  她也知道戀人之間,該是說清楚,免得猜忌。

  可是她不愿意冒這個風險。

  “那是什么?”k折轉她的身,讓她背對著他。

  看不到他的表情也好,至少就看不到他因為顧盼盼的到來而喜悅。

  宋默爾扶住額頭,她真是瘋了,魔怔了,居然連這種想法都有。

  “默爾。”k再一次喚她的名字,跟念盼盼一樣好聽。

  宋默爾忍不住了,掙脫開他的雙手站起來,再面對他。

  K茫然地看著她,“你怎么了?”

  宋默爾也在想,她到底怎么了,不就睡一個女生要來嗎?對他極其重要,對他的伙伴們也重要,是個美妙清純的少女,能俘獲人心而不用負責……能力強,是一把好手。

  天吶,這些加在一起,就算她站在k的角度,也會對她心心念念。

  宋默爾登時眼淚就出來了。

  戀愛真是件備受心酸和甜蜜的事情。

  K看她哭,開始慌了。

  “為什么哭?出什么事情了,你告訴我?默爾,我們談談。”

  可是,宋默爾一句話都不說。

  K不得已地把她攬入懷中,低頭看她,低眉順眼,真是好看。

  哭的時候也好看。

  “你哪兒不舒服?還是……”他留了一個想象的空間給宋默爾。

  宋默爾不明白,抬眼看他,濕潤的眼眶里還溢著淚,k尤其心疼。

  “是不是你身體不舒服?我們去休息。”他問了好多話,換做之前,他不會這么說的。

  宋默爾搖搖頭,“不是。”

  “要是來了的話,去醫院打止痛針,一會兒就好了。”k連這些都知道。

  宋默爾臉紅了,他居然以為她是在生理期?

  怎么說呢,他好呆萌,又關愛著她。

  “我不是。”宋默爾拳頭打了他一下,沒什么力道,跟撓癢癢一個樣。

  K還是不能松懈,“那是因為什么,你告訴我。”

  宋默爾不想說,可憋在心里難受,索性告訴他,不能由她一個人不舒服。

  “我想問——”“叩叩叩”有人敲門,“老板,你的朋友們到了。”是優子的聲音

  “我們先出去,你想好了跟我講。”

看過《婚內謀情:總裁太心機》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