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婚內謀情:總裁太心機 > 第1136可不能這么說

第1136可不能這么說

  “你以后要是有男朋友了,可別這么說。”歐陽以一種過來人身份教她。

  顧盼盼傲視的眼神,“你這么有經驗的嗎?”

  歐陽在這方面不能認慫,清了清嗓子,“我還是有點發言權吧,有過戀愛經歷的人都應該知道的。”

  “在對方還沒完完全全接納自個兒之前,還是要先樹立一個良好的形象。”

  “想你剛剛那樣就不行了,你想想看,要是我在你面前說,我沒吃杏仁,你卻聞到杏仁味道,你該把臉更加懟過去,然后問他,香不香?”

  他邊說邊做示范,現場教學。

  顧盼盼‘嘔’做了一個嘔吐動作,舌頭伸的長長的,生怕他看不到似的。

  “你別這么看著我,我也是在教你如何跟你未來男朋友相處。”歐陽自以為她該好好學習,然后感謝他才對。

  不聽就罷了,還吐,真是不上道。

  “情侶之間本就親密無間,如非刻意,習慣和愛好是藏不住的,何必裝得那么累。”

  “照你這么說,非要樹立一個不屬于自己的形象,多虛偽,他萬一真是愛你樹立起來的人設,萬一哪天要是人設崩塌了,怎么辦?”顧盼盼無所謂道。

  她看來,歐陽是被之前交往的女朋友們‘騙’得多了,理所當然認為所有人都該這樣。

  愛一個人,不是愛表面,是愛本質。

  “你好像說的很有道理。”歐陽還在消化她說的一堆話,“不過,你為什么知道這么清楚?”

  大有一種,他一個情圣都不能清楚的事情,顧盼盼一個沒戀愛經歷的人反倒知道,還說的頭頭是道。

  顧盼盼翻了個白眼,有時候人與人之間的差距足以讓她瞬間重新認識一個朋友。

  “這不是明擺著呢嗎?傻子都知道。”這么說好像還不能使得他真正了解,顧盼盼再添一把火,“不過,你例外,可能之前跟你交往的人,本就是沖著你的錢而來,她們不偽裝一下,不能順利騙到你的錢。”

  可能分手的時候,歐陽真以為她們因為他提出而傷心難過,可能人家是難過沒自動提款機可以用了。

  有顧盼盼這類真實直爽不做作的姑娘,自然也要相反的,歐陽遇到的多數是后者。

  “我還笨了?”

  “你不笨,誰笨?”顧盼盼以為他問的是廢話。

  歐陽不服,“我這么帥氣,還沒人真心喜歡我?”

  看他生氣,顧盼盼知道,還是不能太過于打擊他,免得他一時情緒高漲,不給她做事。

  忙說好話道:“不會,怎么沒有人真心喜歡你呢?可能是你沒有注意到,之前的那些人都喜歡過你,畢竟像你這么帥氣又多金的人不多了。”

  潛臺詞是,又傻又愛出錢的人,真的不好找。

  “真的?”說的歐陽竟然有幾分飄飄然,感覺自個兒浮在空中暢游。

  看他幾乎眼神飄忽都有幾分沉醉的表情,顧盼盼不禁想,確實稀有,如此好騙。

  “好了,我們說說正事,我給你講,千羽姐姐你怎么幫我找?”

  既然他這么好騙,顧盼盼也不客氣了。

  “我不知道……”歐陽總不能為她出謀劃策,誤打誤撞讓她知道寧千羽真實動向。

  顧盼盼兩難,“我找不到她,用了許多辦法。她的護照在國外,我搜尋到,可過一段時間又沒有跡象了。”

  “可能是人家去了什么人跡罕至的地方,來不及回來呢?”歐陽只有這么編了。

  顧盼盼定定地望著他。

  歐陽頓時渾身發麻,“你……這么看著我,做什么?”心虛得不能再心虛。

  顧盼盼湊過來,穿透一切的眼神有種要把他內心世界盡數窺探的感覺。

  歐陽連忙擋住,“好了好了,你別再過來了,我怕待會兒倒地上怎么辦?多臟。”

  “直覺告訴我,你知道什么……”

  歐陽一個激靈,把她推到一邊,“你說什么呢?要是知道能不告訴你嗎?”

  唉,他情有可原,當是迫不得已吧。

  “我是那種會背叛你的人嗎?”

  他的忠心天地可鑒。

  “你居然還能懷疑我?”

  實踐出真理,她會知道他的一片苦心。

  靈魂拷問法則十分管用,顧盼盼被唬住了,抱住手腳道:“好吧,你都這么說了,我也就相信你了。”

  聽到第二句還有點意思,第三句話就讓歐陽難受了。

  這不能是相不相信的問題,歐陽惴惴不安,讓她知道的話,他可能跟她連朋友都沒得做了。

  他如此喜歡她。

  小小的,矮矮的,發起火來像是長著一對尖牙的貓,奶兇奶兇的,做事情放蕩不羈,瀟灑妥帖,一等一的居家旅行必備。

  “還把家務都做的這么好……”歐陽陷入沉思,不禁把真實的想法念了出來。

  好比一個人在睡夢中夢見了誰,喊出了他的名字一樣。

  “你說誰?”顧盼盼沒懂他嘰里咕嚕說什么。

  歐陽脫口而出,“你!”

  “我?”顧盼盼指著自個兒,“你沒發燒吧,跟我認識這么多年,我是什么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

  還牽扯到為人的問題了,歐陽正色道:“怎么了?”

  “我是請的阿姨打掃的,我不會做家務,不會做飯,不會洗衣服,從前去探險和完成k分配的工作,都讓帶的便攜用品和一一次性衣服居多。”

  顧盼盼瞥他一眼,“想什么呢?”

  “好像是……”歐陽細細想來,是像她說的這樣。

  真是就見鬼了,他居然把她想象得那么美好。

  “好了,我不跟你扯了,你什么時候把我請進去?”

  歐陽沒懂,“請你到哪兒去?吃飯嗎?”

  “你們不打算舉辦一個歡迎儀式,歡迎我嗎?”顧盼盼試探他什么時候,讓她跟那幾個人碰面。

  “要不現在去?”

  說的是現在,就不是馬上。

  歐陽開著車兜了一圈,找了一家日料店吃飯,顧盼盼不喜歡吃生食,吃了點炸貨的,沒動筷子。

  她還是喜歡黃金雞排飯,加辣。

  吃完飯走出商場是晚上十點,此時去,更合適。

  “現在去。”顧盼盼主動去拉車門,發現拉不開,疑惑地回頭看歐陽,他也在看她。

看過《婚內謀情:總裁太心機》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