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不是超級警察 > 478、孕囊
  稍晚些時候,李放放與禾亮從銀行帶回來一條消息,杜可可本人的確是在半年多前辦理了一張工行的借記卡。

  這張銀行卡除了前幾個月有金額轉入轉出,最近一個月來根本就沒有資金流動,更談不上最近有誰刷走了這張銀行卡里的錢。

  沒有人取走杜可可工行卡里的錢,而且杜可可家中的財物也都沒有丟失,由此來看,如果杜可可是被他殺,那么此人為財殺人的可能性較小。

  但是在杜可可的家里,又的確是沒有找到工行的銀行卡。

  “會不會是這張銀行卡最近被杜可可弄丟了,還沒來的及掛失或者補辦,她本人就因為某種原因想不開自殺了?”禾亮看著肖然和李放放,說著自己的看法。

  肖然眉頭微皺,默默地回想著現場的情形,從杜可可家中的物件的擺放來看,各處都是整整齊齊,家里也收拾的很干凈,沒有什么地方顯得挺亂的樣子。

  再加上其他的一些生活細節,不難推斷杜可可本人應該是有些許的強迫癥的,加之從杜可可的字跡中,看的出她的性格有些灑脫,在現實中應該是風風火火不喜歡拖延的。

  這樣的性格,如果發現銀行卡丟了,而且卡中還有一筆不少的金額,她基本上會選擇立刻就去掛失補辦。

  除非是她發現的時候銀行已經下班,還沒來的及,結果當晚就出事了。

  俗話說禍不單行,難道杜可可出事的那一天,真的就有這么多的巧合同時上演嗎?

  肖然沒有回溯時光的能力,僅憑著一點似是而非的跡象,即便他有系統在身,也無法清楚地了解到在杜可可出事的那天到底發生了什么。

  不過目前的重點不是去找到真相,而是得先找到杜可可有被他殺的嫌疑,把案子立起來。

  然而杜可可那張失蹤的銀行卡并沒有被誰取走錢財,雖說肖然從杜可可遺書的筆跡中,基本確定了是有人模仿杜可可的筆跡寫的遺書。

  但是他畢竟不是專業認證的權威人員,不能開具正式的筆跡鑒定報告,想要真正確定杜可可遺書上的筆跡有問題,還需要等省廳專業鑒定人士的鑒定結果出來。

  所以現在沒有明確的線索指向他殺,自然無法對杜可可的死進行立案調查,現在只能希望尸檢或者筆跡鑒定報告盡快出來,以此決定是否要立案調查下去。

  兩天之后,也就是13號的上午,尸檢報告終于出來了。

  “……在對尸體特征及各方面研究分析之后,我們認為死者死亡的時間為本月8號中午至9號中午這段時間之內。”

  小會議室里,肖然與何曉麗、李放放他們仔細聽余雨講鑒定報告:“死者頸部勒痕角度附和自主縊死,身上沒有抵抗傷痕,左手腕處有較明顯試探傷,心血中未驗出毒物成分,胃中有少量安眠藥成分。”

  “胃內有安眠藥!那你們的判斷是什么?”何曉麗立刻問道。

  余雨看了肖然一眼,開口道:“從我們法醫學的角度,符合自主縊死。”

  “符合自主縊死?那她胃里的安眠藥是怎么回事?”

  禾亮忍不住問道:“一般情況下,自殺既然選擇了自縊就不會再吃安眠藥,選擇了吃安眠藥,就不會再選擇自縊。”

  “我剛才說了,是少量的安眠藥,應該是一片的劑量,而且還是在胃里,沒有進入內環境尚未起到鎮靜催眠的作用,所以判斷是服藥不久,死者就自縊身亡了。”

  余雨面色嚴肅地解釋道:“另外不僅是安眠藥,我們還在死者的子宮內發了一枚發育了約有五周大小的孕囊!相關DNA我們已經提取的,但是想找到這孩子的父親是誰,僅在數據庫中比對是不夠的,還需要你們來調查死者的人際關系。”

  “杜可可死時是懷著孕的?!”何曉麗驚問道。

  “是的。”

  余雨點了點頭道:“女性孕期本就容易產生抑郁,而且你們也調查了杜可可是獨居女性,那么她的懷孕背后必然有其他我們不知道的情況。

  所以我們判斷她很可能是因為懷孕加之某些感情問題,精神上產生了一些問題,而且可能經常失眠,所以睡前要服安眠藥入睡,但是這次可能受了什么刺激,服過安眠藥之后,卻選擇了自縊。”

  “可是這也不對啊,我們在杜可可的家中,并沒有找到安眠藥,陽臺下的草叢里我們也都找了,什么都沒有啊!”張磊提出疑問道。

  余雨搖了搖頭說:“這我就不知道。但是從尸體上看,是符合自主縊死特征的。”

  何曉麗細眉微鎖,沉聲道:“之前肖然也說了,杜可可上吊用的工具是電線,也不知道電線是從哪來的,這點很怪異。還有在杜可可家中沒有找到安眠藥,也有找到造成試探傷的工具,以及肖然說的遺書字跡,銀行卡。余雨你們說杜可可附和自主縊死,這點我們相信你,但是我們因為法醫報告鑒定符合自殺,就確定杜可可是自殺身亡未免太武斷,畢竟還有這么多疑點值得我們深思。”

  小會議室內安靜了兩秒,李放放突然道:“會不會是,杜可可自縊的時候,身邊是有人的,這個人就是杜可可肚里孩子的父親,但是他對杜可可自殺的行為視而不見,甚至是因為某些情感原因,還逼迫著杜可可去自殺,然后在杜可可自殺后,他又收拾了現場離開。所以才有了尸檢符合自主縊死,而現場卻又像是少了些什么東西的現象?”

  “對啊,這很有可能啊,要是這樣的話,原本矛盾的東西一下就能說的通了!”

  禾亮激動應道:“電視劇里不是經常有這樣的橋段嗎,因為某些原因,男人狠心將妻子逼死。在精神上逼迫杜可可自縊,這也是符合自主縊死特征的!杜可可最開始想用男人的刀子切腕,但是后來又選擇自縊!”

  聽著禾亮的補充,李放放、張磊等人也是紛紛點頭。

  何曉麗看了看從始至終一直沉默不語的肖然,抬手戳了戳肖然的肩膀問道:“怎么一句話都不說啊?你沒有什么想說的嗎?”

看過《我不是超級警察》的書友還喜歡

哈尔滨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